Maison Margiela SWALK
FASHION | 時尚

封以愛之吻 S.W.A.L.K. | Maison Margiela

Share: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interest
分享在 tumblr
分享在 email

S.W.A.L.K.


John Galliano (約翰·加里亞諾)盯著電腦屏幕上Nick Night(尼克·奈特)為Maison Margiela 2020秋冬高定系列拍攝的影像時注意到一些瑕疵,「沒有衰亡就沒有詩!」他興奮地喊出Jean Cocteau (尚·考克多)的句子,把這認為是美的“衰變”。

從以法國大革命為靈感的1984年出道系列到在Dior(迪奧)的鼎盛時期,Galliano的創作始終以其無拘無束的創造力和跨越不同歷史和文化的多元靈感而聞名。他的時裝通常被描述為「超凡脫俗」,而他本人則像是「來自另一個時空」。

然而不管John Galliano神遊在哪個時空,這場破壞性的大流行病也將他拉回到2020災難年的當下。他承認在疫情封城之下感到恐慌和痛苦,但這種情緒很快轉化為對美和自我表達的飢渴。這股重獲的創造力催生了S.W.A.L.K兩部曲, 以實驗風格的時尚電影取代傳統時裝秀的形式來展示他的新系列(S.W.A.L.K: Sealed with a Loving Kiss的縮寫,意為:封以愛之吻)。 Galliano說:「我認為這是強調Maison Margiela的道德風尚和我們所主張的一切的好時機,同時是以一種吸引Y世代和Z世代的方式來進行拍攝。」

這可能是時尚史上首次以GoPro,無人機和筆電攝像頭拍攝的高級時裝。導演Nick Knight認為這種拍攝方式與「人們當下的生活的方式相協調」,而且「符合時代精神」。正如Knight所說,「未必要去教堂才能欣賞到米開朗基羅」。通過這部S.W.A.L.K,人們不僅欣賞到「米開朗基羅」的作品,更看到他的創作過程。基於兩人的友誼和信賴,Galliano配合Knight的安排在頭上和胸前都佩戴了GoPro攝影器來取材,GoPro也同樣被裝在設計團隊,模特甚至是工作坊裡的寵物狗身上。影片開誠布公地展示了Galliano的創作過程,包括他的參考資料和工作室裡的情形,這種公開程度幾乎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在像Maison Margiela這樣以神秘低調著稱的時裝屋。

S.W.A.L.K. 展示了2020年秋冬Artisanal系列的創作過程(「Artisanal」代表Maison Margiela的高級定制時裝),而S.W.A.L.K II则记录了2021年春夏Co-Ed系列(「 Co-Ed」代表Maison Margiela的成衣系列),Artisanal系列影响和引导了Co-Ed系列的构成。

Arisanal 「濕身造型」

製衣的最高境界

我所展示的是一個邀請,今天的現代時裝不僅是為了妝點精英階層而設的,它所做的是為帶領整個時裝屋前進……它向人們展示我們的能達到的高度。

從尼金斯基的『牧神的午後』啟發的分趾涼鞋,到以大理石質地雕琢出披著的垂墜薄紗的經典女神塑像啟發的Wet Look (濕身造型),Galliano的創意由來在影片中逐一呈現。

「這是原創性的,那些在五年後將成為我客戶的年輕人希望了解這一切都來自創意之源。」

Wet Look (濕身造型)也是Galliano對於他過去作品的回溯 —— 即他同名品牌以「 Fallen Angels」命名的1986春夏系列。在那場秀的最後,他用水潑濕了身著平紋細布禮服的模特們以營造出一副 「Wet Look」。Galliano評論道:「那是水到渠成的。」但是,這一次,他決定採用另一種方​​法來達到「濕身」的效果:「憑藉我這些年所學到的全部知識以及與團隊的合作,我們正嘗試在不借助水的前提下創作。」Galliano強調這種技術上的挑戰是必要的:「這是藝術,是製衣的最高境界!」而用水則顯得「過於容易了」。

「我所展示的是一個邀請,今天的現代時裝不僅是為了妝點精英階層而設的,它所做的是為帶領整個時裝屋前進……它向人們展示我們的能達到的高度。」

這是Recicla的時刻

Galliano在他主掌Maison Margiela的第一個系列時曾這樣對英國《 Vogue》前主編Alexandra Schulman(亞歷山德拉·舒爾曼)說到:「儘管必須尊重時裝屋的DNA和傳統,但我不想成為這些的奴隸,在Dior(迪奧)這樣的事情就發生了……我同時也希望繼續前行。」 在Galliano帶領下的Maison Margiela更多是「受到品牌始祖Martin的啟發」,而「並非照搬他的一套」。

因此,我們在今年年初看到了Recicla的誕生。 繼承了Martin Margiela的Replica概念,Recicla首次在 “Defilé” Co-ed 2020年秋冬系列中推出 (注:「Co-ed」原意為「男女同校」,即不區分男裝女裝),這是John Galliano前進的方式。與Replica「照搬式地」複製原始作品不同,Recicla專注於回收,重整,再利用,以及升級改造。

忠實的品牌粉絲應該對Replica並不陌生。最初始於1994年秋季系列,Replica 系列是Maison Martin Margiela對於選自不同地方和時期的古著的精確複製。 「真實性越來越重要——我決定完全複製原始作品,而不是去模仿。」Martin Margiela(馬丁·馬吉拉)在一次舊時的採訪中這樣向Suzy Menkes闡述了Replica概念。從面料到剪裁,每一個細節都被「審慎地複制,以創造與原版幾乎完全相同的服裝,」 Galliano解釋道,「這一過程體現出一種永恆的理念,這是Maison Margiela哲學中至關重要的一環。」

而Recicla(西班牙語的「Recycle」,即「回收利用」)系列是將精心挑選的古著和二手服飾經過改造重新融入販售的產品系列。

Recicla是Galliano的Maison Margiela對可持續性與合理利用的表態。使用慈善商店的二手衣、舊庫存和邊角料進行創作是合乎道德且不浪費的。而這些舊服飾在被選中改造之前,都要在實驗室中經過嚴格的科學測試以確保它們對皮膚沒有傷害。Galliano表示:「不再需要依靠舊的營銷和商品策略,相反,Recicla可以作為一種啟發來促進針對當地市場量身定制的新銷售方式。」

一個感性的過程


Galliano對慈善商店的舊服裝著迷,因為它們充滿了穿用者的情感:「那些摺痕,可能他穿著那件衣服成長,所以在袖子後面有被撐開的痕跡,這些衣服也許被穿了許多年,以至於穿著者的氣息已經融入到服裝之中」。舊服裝上的瑕疵在Galliano眼中是美麗的特質,他將這些細節保留在重新創作的過程中。

「我喜歡這些衣服的原始狀態……我會想像誰曾穿著它們……這就是故事的開始……有時,衣服本身的狀態可能會激發出一種全新的裁剪或探索方式:像是脫落的襯裡,或是半垂的衣領……」

Recicla的創作過程是基於服裝被穿著者賦予個性的理念。在影片的一個場景中,當設計團隊的成員Kenji在重製過程中撕開一件舊西裝夾克肩膀上的縫線時,你會聽到一聲歎息被釋放出來。

特別的是,這部電影的時尚敘述同時融入了一個驚悚故事。基於服裝充滿了穿著者的記憶和精神這一概念,恐怖故事作家Kier-La Janisse創造了一個對應的驚悚敘事。「我希望驚悚片的語法能為故事添彩,因為我認為這樣表達更具吸引力」,Galliano說到。

Blitz Kids, 新浪漫主義運動(The New Romance Movement)

如果龐克是關於反叛的一切,那麼新浪漫主義就是關於風格的一切。

Recicla是在Maison Margiela創意團隊對慈善商店舊衣的探索實驗中形成的。Galliano表示,Recicla的實驗精神「非常貼合今天的那些年輕人」,他也提到了自己80年代初期作為 Blitz Kid和New Romantics (新浪漫主義者) 的青年時代:Blitz是釋放當時那種壓抑的政治、社會環境的地方,那裡醉生夢死,人們穿著奇裝異服,我當時還年少懵懂,就那樣學習吸收了那裡所有的東西。

曾有人說:「如果龐克是關於反叛的一切,那麼新浪漫主義就是關於風格的一切。」

一九八零年代初倫敦那股創意浪潮的影響力是不容低估的。由 Steve Strange(史蒂夫·斯特蘭奇),Boy George(喬治男孩)和 Steven Lenard(史蒂芬·萊納德)等人引領,新浪漫主義運動始於Billy’s,Hell和Blitz等夜店。參與者包括了穿著迷人且超現實的年輕藝術學院學生,地下樂隊成員,時裝設計師,音樂人,以及一些希望通過華麗的打扮擺脫平庸日常的上班族。如果俱樂部之夜預定在星期二舉行,從星期日人們已經開始準備行頭了——「為那衣服而活,為那晚而活」是他們對於風格的態度。

Blitz Kids這個名稱指的是一群自戀且有才華的年輕人,他們通常會聚集在Blitz:一個Steve Strange和Rusty Egan在倫敦科芬園舉行的周二俱樂部之夜。正如創始人Strange所說:「基本上一切是從一個俱樂部開始的,後來逐漸演變成一場『運動』,雖然我不喜歡用『運動』來稱呼它,逐漸演變成一種人們全然的自我表達……整件事的核心理念始終是圍繞著改變,不斷地前進,在音樂上,在服裝上,在風格上……」

Blitz 俱樂部並非來者不拒,想要成為 Blitz Kids, 必須穿得足夠原創。Steve Strange對著裝的規範嚴格得出名,他會站在門口檢查每個人的打扮是否足夠新穎。核心人物之一Princess Julia回憶道:「我所有著裝的理念就是把衣服穿得華麗,而不是穿華麗的衣服。 」 Blitz Kids奉行享樂主義,在風格上更是無所忌憚。他們穿著劇場的戲服,畫著雌雄莫辯的妝容,把一切奇特的東西都用在自己身上——他們成為了自己的藝術品。

Galliano在影片裡提到Blitz Kids利用Charles Fox (Charles Fox是一家位於科芬園的為劇場提供戲服的服裝店)閉店時丟棄的庫存裝扮自己的舊事。 「他們當時把所有東西都倒在店鋪外面,大家則蜂擁趕至把所有能拾獲的都拿走了。」Princess Julia回憶到,「整個過程是一種實驗的大熔爐,不局限於服裝,因為不存在任何既定規則的制約,也沒有所謂的『標準造型』。」創造具有原創性的風格並不需要很多預算,當時的很多時尚風格來自對二手衫和古著的改造和再利用。 (沒錯,這種精神和Recicla密切相關,但那時候它更多是出於必要而非可持續性的考量。)而相反,穿上奢侈品牌可能是新浪漫主義的禁忌:“這與高級時尚無關,打扮得時髦就完蛋了!”曾與Galliano合作多次的傳奇製帽師Stephen Jones(斯蒂芬·瓊斯)表示。就這樣,口袋空空但創意無限,當年的 Blitz Kids通過服裝,音樂和雜誌(i-D)進行著自我表達。

「我想利用這種能量。 」在疫情的限制下,Galliano感到Blitz Kids的精神再次富有意義:「有壓制就有爆發,當你被逼到墻角的時候……你變得最有創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