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son Margiela SWALK
FASHION | 時尚

封以爱之吻 S.W.A.L.K. | Maison Margiela

Sha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tumblr
Share on email

S.W.A.L.K.


John Galliano (约翰·加里亚诺)盯着电脑屏幕上Nick Night(尼克·奈特)为Maison Margiela 2020秋冬高定系列拍摄的影像时注意到一些瑕疵,「没有衰亡就没有诗!」他兴奋地喊出Jean Cocteau (尚·考克多)的句子,把这认为是美的“衰变”。

从以法国大革命为灵感的1984年出道系列到在Dior(迪奥)的鼎盛时期,Galliano的创作始终以其无拘无束的创造力和跨越不同历史和文化的多元灵感而闻名。他的时装通常被描述为「超凡脱俗」,而他本人则像是「来自另一个时空」。

然而不管John Galliano神游在哪个时空,这场破坏性的大流行病也将他拉回到2020灾难年的当下。他承认在疫情封城之下感到恐慌和痛苦,但这种情绪很快转化为对美和自我表达的饥渴。这股重获的创造力催生了SWALK两部曲, 以实验风格的时尚电影取代传统时装秀的形式来展示他的新系列(SWALK: Sealed with a Loving Kiss的缩写,意为:封以爱之吻)。 Galliano说:「我认为这是强调Maison Margiela的道德风尚和我们所主张的一切的好时机,同时是以一种吸引Y世代和Z世代的方式来进行拍摄。」

这可能是时尚史上首次以GoPro,无人机和笔电摄像头拍摄的高级时装。导演Nick Knight认为这种拍摄方式与「人们当下的生活的方式相协调」,而且「符合时代精神」。正如Knight所说,「未必要去教堂才能欣赏到米开朗基罗」。通过这部S.W.A.L.K,人们不仅欣赏到「米开朗基罗」的作品,更看到他的创作过程。基于两人的友谊和信赖,Galliano配合Knight的安排在头上和胸前都佩戴了GoPro摄影器来取材,GoPro也同样被装在设计团队,模特甚至是工作坊里的宠物狗身上。影片开诚布公地展示了Galliano的创作过程,包括他的参考资料和工作室里的情形,这种公开程度几乎是前所未有的,尤其是在像Maison Margiela这样以神秘低调著称的时装屋。

SWALK 展示了2020年秋冬Artisanal系列的创作过程(「Artisanal」代表Maison Margiela的高级定制时装),而SWALK II则记录了2021年春夏Co-Ed系列(「 Co-Ed」代表Maison Margiela的成衣系列),Artisanal系列影响和引导了Co-Ed系列的构成。

Arisanal 「湿身造型」

制衣的最高境界

我所展示的是一个邀请,今天的现代时装不仅是为了妆点精英阶层而设的,它所做的是为带领整个时装屋前进……它向人们展示我们的能达到的高度。

从尼金斯基的『牧神的午后』启发的分趾凉鞋,到以大理石质地雕琢出披着的垂坠薄纱的经典女神塑像启发的Wet Look (湿身造型),Galliano的创意由来在影片中逐一呈现。

「这是原创性的,那些在五年后将成为我客户的年轻人希望了解这一切都来自创意之源。」

Wet Look (湿身造型)也是Galliano对于他过去作品的回溯 —— 即他同名品牌以「 Fallen Angels」命名的1986春夏系列。在那场秀的最后,他用水泼湿了身着平纹细布礼服的模特们以营造出一副 「Wet Look」。 Galliano评论道:「那是水到渠成的。」但是,这一次,他决定采用另一种方​​法来达到「湿身」的效果:「凭借我这些年所学到的全部知识以及与团队的合作,我们正尝试在不借助水的前提下创作。」Galliano强调这种技术上的挑战是必要的:「这是艺术,是制衣的最高境界!」而用水则显得「过于容易了」。

「我所展示的是一个邀请,今天的现代时装不仅是为了妆点精英阶层而设的,它所做的是为带领整个时装屋前进……它向人们展示我们的能达到的高度。」

这是Recicla的时刻

Galliano在他主掌Maison Margiela的第一个系列时曾这样对英国《 Vogue》前主编Alexandra Schulman(亚历山德拉·舒尔曼)说到:「尽管必须尊重时装屋的DNA和传统,但我不想成为这些的奴隶,在Dior(迪奥)这样的事情就发生了……我同时也希望继续前行。」 在Galliano带领下的Maison Margiela更多是「受到品牌始祖Martin的启发」,而「并非照搬他的一套」。

因此,我们在今年年初看到了Recicla的诞生。继承了Martin Margiela的Replica概念,Recicla首次在“Defilé” Co-ed 2020年秋冬系列中推出(注:「Co-ed」原意为「男女同校」,即不区分男装女装),这是John Galliano前进的方式。与Replica「照搬式地」复制原始作品不同,Recicla专注于回收,重整,再利用,以及升级改造。

忠实的品牌粉丝应该对Replica并不陌生。最初始于1994年秋季系列,Replica 系列是Maison Martin Margiela对于选自不同地方和时期的古着的精确复制。 「真实性越来越重要——我决定完全复制原始作品,而不是去模仿。」Martin Margiela(马丁·马吉拉)在一次旧时的采访中这样向Suzy Menkes阐述了Replica概念。从面料到剪裁,每一个细节都被「审慎地复制,以创造与原版几乎完全相同的服装,」 Galliano解释道,「这一过程体现出一种永恒的理念,这是Maison Margiela哲学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而Recicla(西班牙语的「Recycle」,即「回收利用」)系列是将精心挑选的古着和二手服饰经过改造重新融入贩售的产品系列。

Recicla是Galliano的Maison Margiela对可持续性与合理利用的表态。使用慈善商店的二手衣、旧库存和边角料进行创作是合乎道德且不浪费的。而这些旧服饰在被选中改造之前,都要在实验室中经过严格的科学测试以确保它们对皮肤没有伤害。 Galliano表示:「不再需要依靠旧的营销和商品策略,相反,Recicla可以作为一种启发来促进针对当地市场量身定制的新销售方式。」

一个感性的过程

Galliano对慈善商店的旧服装着迷,因为它们充满了穿用者的情感:「那些折痕,可能他穿着那件衣服成长,所以在袖子后面有被撑开的痕迹,这些衣服也许被穿了许多年,以至于穿著者的气息已经融入到服装之中」。旧服装上的瑕疵在Galliano眼中是美丽的特质,他将这些细节保留在重新创作的过程中。

「我喜欢这些衣服的原始状态……我会想像谁曾穿着它们……这就是故事的开始……有时,衣服本身的状态可能会激发出一种全新的裁剪或探索方式:像是脱落的衬里,或是半垂的衣领……」

Recicla的创作过程是基于服装被穿著者赋予个性的理念。在影片的一个场景中,当设计团队的成员Kenji在重制过程中撕开一件旧西装夹克肩膀上的缝线时,你会听到一声叹息被释放出来。

特别的是,这部电影的时尚叙述同时融入了一个惊悚故事。基于服装充满了穿著者的记忆和精神这一概念,恐怖故事作家Kier-La Janisse创造了一个对应的惊悚叙事。 「我希望惊悚片的语法能为故事添彩,因为我认为这样表达更具吸引力」,Galliano说到。

Blitz Kids, 新浪漫主义运动(The New Romance Movement)

如果庞克是关于反叛的一切,那么新浪漫主义就是关于风格的一切。

Recicla是在Maison Margiela创意团队对慈善​​商店旧衣的探索实验中形成的。 Galliano表示,Recicla的实验精神「非常贴合今天的那些年轻人」,他也提到了自己80年代初期作为Blitz Kid和New Romantics (新浪漫主义者) 的青年时代: 「Blitz是释放当时那种压抑的政治、社会环境的地方,那里醉生梦死,人们穿着奇装异服,我当时还年少懵懂,于是学习吸收了那里所有的东西。」

曾有人说:「如果庞克是关于反叛的一切,那么新浪漫主义就是关于风格的一切。」

一九八零年代初伦敦那股创意浪潮的影响力是不容低估的。由 Steve Strange(史蒂夫·斯特兰奇),Boy George(乔治男孩)和 Steven Lenard(史蒂芬·莱纳德)等人引领,新浪漫主义运动始于Billy’s,Hell和Blitz等夜店。参与者包括了穿着迷人且超现实的年轻艺术学院学生,地下乐队成员,时装设计师,音乐人,以及一些希望通过华丽的打扮摆脱平庸日常的上班族。如果俱乐部之夜预定在星期二举行,从星期日人们已经开始准备行头了——「为那衣服而活,为那晚而活」是他们对于风格的态度。

Blitz Kids这个名称指的是一群自恋且有才华的年轻人,他们通常会聚集在Blitz:一个Steve Strange和Rusty Egan在伦敦科芬园举行的周二俱乐部之夜。正如创始人Strange所说:「基本上一切是从一个俱乐部开始的,后来逐渐演变成一场『运动』,虽然我不喜欢用『运动』来称呼它,逐渐演变成一种人们全然的自我表达……整件事的核心理念始终是围绕着改变,不断地前进,在音乐上,在服装上,在风格上……」

Blitz 俱乐部并非来者不拒,想要成为 Blitz Kids, 必须穿得足够原创。 Steve Strange对着装的规范严格得出名,他会站在门口检查每个人的打扮是否足够新颖。核心人物之一Princess Julia回忆道:「我所有着装的理念就是把衣服穿得华丽,而不是穿华丽的衣服。 」 Blitz Kids奉行享乐主义,在风格上更是无所忌惮。他们穿着剧场的戏服,画着雌雄莫辩的妆容,把一切奇特的东西都用在自己身上——他们成为了自己的艺术品。

Galliano在影片里提到Blitz Kids利用Charles Fox (Charles Fox是一家位于科芬园的为剧场提供戏服的服装店)闭店时丢弃的库存装扮自己的旧事。 「他们当时把所有东西都倒在店铺外面,大家则蜂拥赶至把所有能拾获的都拿走了。」Princess Julia回忆到,「整个过程是一种实验的大熔炉,不局限于服装,因为不存在任何既定规则的制约,也没有所谓的『标准造型』。」创造具有原创性的风格并不需要很多预算,当时的很多时尚风格来自对二手衫和古着的改造和再利用。 (没错,这种精神和Recicla密切相关,但那时候它更多是出于必要而非可持续性的考量。)而相反,穿上奢侈品牌可能是新浪漫主义的禁忌:“这与高级时尚无关,打扮得时髦就完蛋了!”曾与Galliano合作多次的传奇制帽师Stephen Jones(斯蒂芬·琼斯)表示。就这样,口袋空空但创意无限,当年的 Blitz Kids通过服装,音乐和杂志(i-D)进行着自我表达。

「我想利用这种能量。 」在疫情的限制下,Galliano感到Blitz Kids的精神再次富有意义:「有压制就有爆发,当你被逼到墙角的时候……你变得最有创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