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vile Row风格访谈

Welsh and Jefferies

Part I

·§ Established in 1917 §·

Words: Agnes G.

Sharing | 分享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tumblr

定制西装的故乡——伦敦的赛微乐

Savile Row 1955
1955年的Savile Row赛微乐街

1940年9月16日,一枚纳粹德军的炮弹落在伦敦Savile Row 7号,整栋帕拉第奥(Palladian)风格的漂亮建筑瞬时化为瓦砾。一位远近闻名的英国绅士斐丽亚·福克(Phileas Fogg )就住在这栋楼里。

Savile Row WWII 萨维尔街

善良的诸位不用担忧福克的安危——作为《环游世界八十天》的主人翁,福克先生受作者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 )的安排居住于此是1872年的事情,那时Savile Row有个好听的中译名——赛微乐街,也就是今天人们熟知的萨维尔街。

根据凡尔纳的描述,赛微乐街的楼房“并不富丽堂皇,但十分舒适”。历史上这里从1730年代建立之初就是军官,政客和贵族们的住处。独居在赛微乐街的福克先生绝对属于这一阶层,他低调而神秘、博古通今、饮食考究,坐拥猗顿之富但从不谈论,从不做显以引人注目之事。在许多方面,福克先生的品性与这条赛微乐街上的定制西装都颇为相似。

如今的Savile Row凭借与巴黎的haute couture(高级定制)比肩的bespoke tailoring(西装定制)闻名于世。大概正是由于历史上这些富有且具影响力的住户们,为军官、银行家和上流社会制衣的定制店鋪才能一一汇聚于此。

地处伦敦的中心地段,即使从未听过Savile Row的大名,任何一个到过伦敦的游客也必定曾在Savile Row附件徘徊,如非走上这条街而浑然不自知的话。Savile Row毗邻繁忙的摄政街(Regents Street),北接Conduit Street,南抵Burlington Gardens和Virgo Street。前面的Conduit Street是前卫叛逆的,坐落了Yohji Yamamoto、Vivienne Westwood和总是被预定满座的创意餐厅Sketch;南面是古典优雅的皇家艺术学院和Burlington Arcade;西面分布有许多高级画廊和罗列着众多顶级奢侈品牌旗舰店的New Bond St. (新邦德街);而东边紧邻的摄政街则被众多财力雄厚的跨国品牌如Apple, Abercrombie & Fitch占领,每日迎接无数游客瞻礼。

Savile Row STYLE

每每路过赛微乐街,我总能感到这里独特的氛围,在周遭商业街的裹挟中,这里几乎像台风眼一样沉静。路西侧的裁缝铺首层庄严的橱窗让人好奇张望,而负一层则多作为裁缝铺的工作室使用,为了采光也设立了一大面窗户,从路上经过时只要侧目就能看到楼下工作室内陈列的各种衣料,铺满的工作台和以各种姿势埋头于缝制工作的工人。任何对周遭施以关注的人都可以很明显地感到,在这些橱窗后面,事情的进展方式与通常由售货员等待顾客光临的品牌店是截然不同的。

而Savile Row橱窗背后的定制世界,对于习惯了优衣库的便利或Zara的高效的普通消费者而言,如果缺少迈入其中的勇气,逐步沟通的耐心,当然还有为此投入金钱的预算,那么无论读了多少位博主侃侃而谈,参阅过多少文件和图片,都将是难以得其真味的。

赛微乐的玫瑰:与全英梅的深度访谈

作为Savile Row上的“那个中国女人”,全英梅(May)从最初的一名学徒成为位于Savile Row 20号的百年定制品牌Welsh & Jefferies的股东和主理人,她的奋斗故事是许多中文媒体争相报道的对象。9月中旬,我采访了英梅,不同于前的是:这次我们只聊风格,只关心Savile Row那些橱窗背后的故事。

开端

Agnes: 如果网上的资料没错,你是在2013年2月和James一起接管了Welsh & Jefferies。(James Cottrell,Welsh & Jefferies的另一位股东,曾在Savile Row的许多传奇裁缝店担任首席裁剪师(Head Cutter))

May: 不,其实是2012年。因为我接管后的两年内没有对外公开。其实连公司的同事们也是一年多之后才知道我是公司股东的。

因为当时我觉得自己还不够自信,我的能力没有达到。那么Savile Row的人知道是更久之后了。我进到Welsh & Jefferies是2009年1月,然后在我得了奖后没多久(Golden Shear Award,金剪刀奖,系由英国Merchant Taylor’s Hall为提携裁缝界的新星而设立的双年奖),刚好是12月底,Welsh & Jefferies另外的老板就退休了。

Agnes: 这正好造成了一个时机。

May: 对,那时(交接)手续已经基本办好,我圣诞回国度了个假后就飞回伦敦迎来了新的开始, 那是在2012年初。

Agnes:这属于一种顺势而为还是你对自己裁缝生涯规划的一步?

May: 其实我觉得机会是很重要的,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事实上,我和James认识并不是在我进Welsh & Jefferies的09年,而是更早。我进入这个行业是2003年,而我认识James是在2007年,甚至更之前。James是这么传统的英国人,他连唐人街甚至SOHO都没有去过几次,他们的生活方式是比较典型的英国中高产阶级,受过不错的教育,那么在Savile Row这种传统行业中,很少可以接受新一代,新的东西。所以,能有机会让一个人接受你,特别是在这种行业,是很不容易的。

当然,他也很喜欢和年轻人走在一起,虽然已经67、8的年纪,但他常常问我们“你们要去哪里吃饭?” “好不好吃?”之类的(笑)。他很喜欢参与到公司的年轻人之中。而且中国年的时候,他会主动提出让大家休息,在英国法定假日是不包含中国农历新年的(在全英梅的影响下,几位中国籍的学徒也走进Savile Row学习西装定制 )。

Agnes: 在2009年来到Welsh & Jefferies之前,你在哪些地方工作过?

May: 在Welsh & Jefferies之前我是在Chittleborough & Morgan, 12号楼下,他们也是同Tommy Nutter成立起始店的两位裁缝( Roy Chittleborough 、 Joseph Morgan和Edward Sexton一起帮助Tommy Nutter创立了改写萨维尔街历史的Nutter’s of Savile Row),在Chittleborough & Morgan的时候我们一直都有持续做Rolling Stone,Beatles等客人。我在那里做了两年半;在那之前我又在City(伦敦金融城)做了两年多,再之前在Paul Smith等等,也做过法国一个品牌的高定show,中间做的则时间都不算太长,7个月的也有,两年多的也有。最早的一间店,我进入这行的一间店就是Kilgour。

 

Gary Grant in Kilgour suit
在1959的电影《西北偏北》(North by Northwest )中加里格兰特(Gary Grant)身穿Kilgour定制西装

何谓Savile Row的定制

Agnes: 你在之前的这些品牌所从事的也是定制部分的工作吗?

May: 对。都是全定制的。但有时候我觉得我们中国人对“定制”的意义还没有想明白。因为,就像在英国,有Savile Row的定制,有City的定制,有······可能James Street 也有定制,而每一个定制,只要一说它的(地理)位置,人们立刻就会很明确地知道他们所提供的服务和定位。但中国目前所认为的定制都是一样的,高级定制都是一个东西。比如说,他们常常会拿意大利的定制和英国的定制去比,或者拿中国的定制去比较……然而其实从历史层面,生活环境和制作方法上都不一样。所以说,一是比较方式不一样;第二是,如果纯论所谓的定制,绝不是只是手工和裁剪而已。

May: 所以,我希望能有这样的机会去让人们真正感觉到,什么叫Savile Row的定制。我以前和我的一些中国客户说定价的时候,很多人自然地把我们的定价和一些顶级意大利西装品牌比较。然而这不是一个比较的问题,我们并不是拿手工定制去定一个价位,这是我们店的价位,这也可能是Savile Row很多店的一个价位。

Agnes: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无法用横向对比的方式去比较两个来自不同文化历史的“定制”。而且品牌的定位是不能单纯以手工来衡量的。

May: 这确实是一部分,如果你真正是从定制开始起家的,像我们系统的学过定制的人来说,所谓的“定制”之间其实差别是很大的。不是说你会做button hole (缝扣眼)你就会做定制了。定制其实不是你外面能看到的这些东西。它是每一个细节,从面料,从你的服务等等,都要达到顶级,才会有······

你看,(指向她的助手)我在北京办定制会时即使再忙,我也不可能把两位客户安排在一个时段:因为我没有那个时间和精力在同一时间为两位客人提供顶级的服务,帮他们做到理想。当然,除非他们彼此是朋友,要求一起试身。除此之外,我绝不会把两个不相识的人凑在一起。定制也包括你的时间安排,你给每一个人充足的时间去选择面料,包括这位客人是新接触bespoke(定制)的人;或是比较迷惘,有些选择综合·····

Agnes: 选择困难症

May: 对。还有一些人是会over-confident(过度自信),那么你需要对每一个人进来的人在三分钟之内分辨出客人的类型,于此你应该给他什么样的服务,什么样的面料,包括考虑客人的肤色,这一切都需要在极快的时间内完成判断。

而不是我所谓的cosplay (角色扮演):这个人穿了那件衣服,我拿这个图片给客人看,不是这样的。这是一个真正的bespoke的涵义,包括所有的做工、面料、(衣服)里面的手工、服务、我觉得还有审美也很重要。

Agnes: 我很好奇当面对非常自信的客人,关于面料和裁剪提出了很多很多要求,你会如何应对?

May: 基本上他能问到的关于定制的问题我相信我没有什么是不能回答的。包括做工,历史等等。与此同时,我相信有很多(方面)我可以给到他更高的意见。人当你知道有些人低调又知道比你多得多的东西的时候,你自然会尊重他(的意见)。同时你不能去打击一个人的(信心),做这一行一定要有decent respect (宽严得体,不卑不亢)。

Welsh & Jefferies 的风格

welsh & jefferies, Savile Row
welsh and jefferies Savile Row

May: Welsh & Jefferies的cutting (裁剪风格)很shaping(合身),非常straight(笔挺)。有些人说“那看起来不舒服”——你穿过就知道舒不舒服。它只是看起来straight(笔挺),formal(正式)。不怎么穿西服的人,或穿了很多年西装的人,穿上Welsh & Jefferies的西装会自然有一种昂首挺胸的感觉。我们从军装起家,最早的军装都是长款的,是Welsh & Jefferies在1907年为了适合打仗需要把长军装改短。英国的军队是最早开始穿短军装的,现在我们所能看到的英国短款军装是由Welsh & Jefferies改变的。所以说,历史和气候其实造就了我们西装(的骨骼和轮廓)。

又比如在二战期间,法国投降了,比利时等许多国家都纷纷投降了,但英国没有,英国军服的领一定要做得非常厚,就是要你不可以低头,即使战死也要挺胸的战死,所以这和德军的军装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今天Welsh & Jefferies的定制(为了适应当代的生活方式)改变了许多,但它的型态,它的灵魂是不变的。包括我们今天的每一件衣服上都能看到军装那种shaping(修挺)的腰线,包括袖子的剪裁等制作方式和风格都是你在外面看到的西装所不可能模仿的。

我必须要说,我们的衣服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穿,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穿。但它绝对是一个Gentleman (绅士)的代表,而我不想说它是一个Playboy的代表,它绝对不是。

与Tommy Nutter的渊源

Mick Jagger & Bianca Jagger身穿Tommy Nutter设计的西服在威尼斯蜜月

May: 再早的话,当我还在的Chittleborough & Morgan的时候,1969年就是他们给Tommy Nutter设计的大领大肩,而我在那的时候,他们持续做着这种(风靡6、70年代的西装风格)。(在制作这种Tommy Nutter式的西装时,)他的制作方式也是不一样的,袖子的处理,剪裁等等都有不同。

Agnes: 我之前也见过James发了一张他做的Tommy Nutter式的大领大肩的西装。

May: James在1973年的时候就是Tommy Nutter的Head Cutter(首席裁剪师)。

Agnes: 所以今天你和James是否还会去做那种Nutter’s风格的西装?

May: 当然,如果有人要求我们还是会做的。这些涉及服装灵魂的东西,我很喜欢。当你了解它的历史越多, 它的魅力就越发显现出来。定制不只是一个手工业,它是有精神的。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说,我希望在型和灵魂没有改变的情况下,加入新的东西。我们不想做Tommy Nutter,因为他已经出现了,我们希望在保持Welsh & Jefferies灵魂的前提下,设计新的东西。

上部分完。在下部分与Welsh & Jefferies的股东和主理人全英梅的对谈中,我们对Welsh & Jefferies进行了具体的风格剖析,英梅更和我们分享了Savile Row的西装背后鲜为人知的历史渊源。

Read More | 相關文章

A.G

Founder & Editor of AGNES' SELECT

Leave a Reply

Close Menu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