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rgio Loro Piana
FASHION | 時尚 | STYLE ICON | 风流人物

Sergio Loro Piana — 意式优雅的缔造者

Sha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tumblr
Share on email

他是意大利服装产业里最能拿来和Gianni Agnelli媲美的人物了。

Nick Foulkes

能像信仰一样追求不折不扣的卓越品质属于一种优越的特权。今天的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一件百分百羊绒的Uniqlo针织衫只要不到700块,而市中心几条街区外的一排货架上悬挂着的Loro Piana羊绒毛衣却件件过万。你有没有想过同样是标签上写着纯羊绒的产品,为什么价格却天差地别? 可以说,这就是在品质上有所妥协带来的便利和“民主” – 如果使用质量较次的短羊绒纤维和单股的毛线,则生产一件羊绒衫的成本可以被显著压低。这样做唯一的坏处就是由于较弱的耐久性和起毛球而导致的计划性报废(planned obsolescence),如果说潜在的环境成本根本不在计算之内的话。

作为全球最主要的羊绒生产商和最大的优质羊毛买家,Loro Piana家族的第六代继承人Sergio Loro Piana 和他的弟弟Pier Luigi生来享有“追求品质而不用担心价格吊牌”的特权。“奢侈就是如果有人能选择最高级的羊绒而不用考虑价格,因为这反映了他地位的优越”,Pier Luigi曾这样说过

Sergio & Pier Luigi Loro Piana
Sergio (left) & Pier Luigi (right) Loro Piana

Loro Piana家族早在1814年便取得皇室的许可在意大利北部城镇Trivero做起羊毛贸易。而这个家族正式作为羊毛制造商的历史要从1924年Pietro Loro Piana迁往Quorona Sesia地区并开设羊毛工坊开始。在1940年代中期,Pietro的侄子Franco接管了家族生意并开始拓展海外市场。多亏Franco的国际眼光,Loro Piana在他的带领下成为供应给萨维尔街和众多时装屋的面料商。Sergio在谈到父亲时说: “他思想开放,所有人,包括像Christian Dior和Givenchy等巴黎顶尖的时装屋都从他那里买面料。”

于1948年出生于米兰,Sergio Loro Piana在70年代初期加入到家族生意里面。 1975年他和弟弟Pier Luigi被任命为集团的CEO。非常特别的是,Sergio和Pier Luigi两人轮流执政,每三年轮换一次帅位。

他不会让你觉得那身打扮是为了礼仪而做的,相反,那更像是他内在的反映。

Sergio即是实力雄厚的实业家又是一位优雅且具贵族气派的绅士,对生活中的几乎一切事物都有极好的品味。无论在位于米兰的办公室里还是在他的帆船上,一身衣装总会根据场合得体又漂亮地搭配。生意场上,他总是一身裁剪得无可挑剔的西装,从不省略领带,自家品牌种类繁多的面料样式任他挑选,而他总以低调矜持的审慎搭配和贵重的面料演绎经典的意式优雅。而最绝妙的是:他不会让你觉得那身打扮是为了礼仪而做的,相反,那更像是他内在的反映。正如那出自Rubinacci的宽阔的驳领不是在彰显西装本身如何不凡,而纯粹只是他轩昂气宇和远见卓识的外化。

正是凭着他的那种远见,Sergio联手Pier Luigi一起,朝着奢侈品零售业进军,向市场提供以最顶级面料制作的成衣系列。兄弟两以这样的方式, 将Loro Piana从一个高端纺织品生产商转型为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奢华服饰品牌。“他(Sergio Loro Piana)是意大利服装产业里最能拿来和Gianni Agnelli媲美的人物了。”英国专栏作者和作家Nick Foulkes曾这样评论道。事实上,Sergio的确仿效了Agnelli 最为著名的穿着习惯:把腕表特意佩戴于衬衫袖子外面。

从很早便决心投入家族生意,Sergio在他父亲Franco Loro Piana的指引下修习。

“在年轻时,我有许多个夏天都和销售团队一起去巴黎和伦敦工作,过程中我学了讲法语和英文。其他的工厂老板则会把他们的孩子送去澳洲和新西兰学习分拣羊毛,而我的父亲显然拥有更长远的打算。

这对父与子,为了运转家族生意而穿梭于不同时区之间:在蒙古和塔斯马尼亚购入羊绒,又转去香港完成交易。这些经历开阔了Sergio的眼界,当他开始执掌家族生意时,他已经知道他需要更大的规模:“到1975年,我们的工厂有300名员工。这在当地算是很大型的,但放在世界范围一比就很小。” 有着数十载同奢侈品时装屋做生意的经验, Loro Piana兄弟知道成衣市场是他们的制胜法门。值得庆幸的是,故事并没有就此走偏,变调为“不差钱的面料大亨突然兴起涉足高级定制”的版本。

Sergio Loro Piana
Sergio standing against the 『Hill House Chair』designed by 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 in 1903. Photo Credit: Alfa Castaldi

/

Sergio Loro Piana
Sergio standing against the 『Hill House Chair』designed by Charles Rennie Mackintosh in 1903. Photo Credit: Alfa Castaldi

带着审慎的判断力,Sergio相信Loro Piana的服装是为真实世界的男士和女士准备的,而不是少数超级名模。始于满足熟客的某个特别需求,那位客户常常会是西班牙国王或者某个好莱坞明星,就这样Loro Piana逐步发展出他们的产品系列和在全球顶尖客群中的口碑。所有产品都是基于尊贵的客人们和Loro Piana家族自己的生活方式而设计的。Sergio解释说“我们家族喜欢马术,所以我们打造出骑装夹克。 我们热爱航海,因此我们也做了航海时穿的外套。这就是我们不需要设计师(来告诉我们怎么做)的原因。” Sergio会和妻子Luisa一起同设计团队沟通他们实际需要哪种款式和功能的产品。 Sergio表示:“我们就是Loro Piana产品的首批使用者······我们的客户不想被看成是走在潮流尖端:他们需要的是穿着最高品质的面料自成一格。” 到2013年为止(Sergio在那一年过世),他们已经在全球高档街区拥有了超过130家由家族直接经营的专营店,其中日本就有24家。

在Loro Piana权贵云集的客户名册中就有Bernard Arnault, 时尚寡头LVMH的主席。在2013年,他以约25.7亿美金购入了Loro Piana集团80%的股份。这次收购行动其实最先是由Sergio向Bernard提出的,各种评估和手续在短短两周内就完成了。Sergio只在协议中添了一项附加条件:绝不要在Loro Piana品牌内引入明星设计师,因为他看了太多那些设计师抢走所有关注力的品牌下场如何。

Sergio & Pier Luigi Loro Piana
Sergio & Pier Luigi Loro Piana on their sailing boat

在古时,骆马毛被印加人专门贡奉王室享用。但当西班牙殖民者在16世纪来到这片土地上时,骆马因其珍贵的皮毛而面临被大量捕杀的厄运。

vicuña

Loro Piana 的价值远不仅仅是一个商标那样简单,这盘垂直一体化的家族生意备受觊觎的原因在于他们拥有获取世界上最优质面料的渠道。对上乘品质毫无折衷的追求,促使Loro Piana锁定了人类能够在自然中获取的最精致的纺织纤维。从小羊绒到Pecora Nera (稀有的天然黑马利诺羊毛),从‘国王的礼物’(一种直径仅12微米的超轻质羊毛)到Lotus Flower。在这之中屹立着骆马毛vicuña, 自然界中最为奢华和稀有的毛料纤维。

生长在南美洲安第斯山脉海拔4000米以上的地带,小羊驼(vicuña,又称骆马) 属于骆驼家族中体型轻盈的一类,是美洲驼的近亲。为对应安第斯山脉严酷的气候和高寒,骆马们长出了一身如丝绸般柔滑的皮毛,骆马毛的纤维平均直径仅为12.5微米。 被尊崇为「安第斯山脉的皇后」,古代印加文明认为它们是神圣的存在。 在古时,骆马毛被印加人专门贡奉王室享用。但当西班牙殖民者在16世纪来到这片土地上时,骆马因其珍贵的皮毛而面临被大量捕杀的厄运。势头凶猛的偷猎几乎将这个物种逼上绝境,到了1960年代,仅有5000只左右的骆马还存活在这片土地上了。

虽然当地政府已经禁止骆马毛的买卖,但偷猎行为屡禁不止。为了保护这种珍贵的物种免于灭绝,Loro Piana在和秘鲁政府交涉数年后,终于,在1994年, 与当地政府达成一项协议:专许 Loro Piana购买,加工和出口骆马毛面料和成品。在他们的管理下,从春季开始,每两年会修剪一次骆马毛, “当气候变得温和时(才开始修剪活动),并且随后就让它们回归野外”,Sergio解释道。在2008年,以两兄弟父亲命名的自然保护区The Reserva Dr Franco Loro Piana 落成,2000公顷的广阔区域成为骆马们的栖居之地······

Sergio Loro Piana
Sergio Loro Piana. Credit: Alfa Castaldi

Sergio Loro Piana 说:“为了保护这个物种我们和秘鲁政府进行合作。我们为之支付相当不菲的价格。它们极为昂贵,比全球最好的羊绒还要贵得多,但这就是骆马存活下来的原因。”

不折衷的品质不是免费的,一件骆马毛的 New Central Park 夹克需要超过21万人民币,而看似不出奇的骆马毛高领毛衫也售价6万以上。对于喜爱锦衣玉食的富豪们而言,Loro Piana无疑是犒赏自己的最佳选择 — “以不加修饰的朴素粉饰极致奢华的放纵”, Nick Foulkes已经下了最好的注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