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

ICON

人風

物流

No individual is capable of creating an entirely original style, belong to nobody else. It is the styles that use us as their instruments, as their bearers and incarnations.

Sergio Loro Piana

Sergio Loro Piana — 意式优雅的缔造者

Sergio会和妻子Luisa一起同设计团队沟通他们实际需要哪种款式和功能的产品。 Sergio表示:“我们就是Loro Piana产品的首批使用者······我们的客户不想被看成是走在潮流尖端:他们需要的是穿着最高品质的面料自成一格。”

Duke of Windsor

温莎公爵 | 时尚之王

『我是被‘制造成’风格领袖的,服饰商是我的经纪人而全世界是我的观众。』

Parisian Gentleman

巴黎紳士如何養成?Parisian Gentleman

Parisian Gentleman 作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男士风格媒体之一,由法国男装作家Hugo Jacomet成立于2009年,随后美国记者Sonya Nicholson在2011年加入PG,二人很快结为夫妇,共同推进优雅风格和匠人工艺在世界范围的复兴。

Linda V Wright | CRIMSON —— 別談風格

Linda V Wright 曾表示:談論我的個人風格是無用和自以為是的,因為毫無節制地使用風格這個詞彙在我看來有失敬意且不虔誠……當有人對我說‘我喜歡你的風格’時,坦白講我會覺得有些尷尬。因為我每天的搭配完全跟隨心情,那並不能稱為『風格』。

Truman Capote in Black & White Ball, Photo by Elliott Erwitt

被遗忘的世纪派对 | Truman Capote’s Black & White Ball

有人说,想了解60年代的美国,只要看看参加了楚门·卡波蒂在Black & White Ball的宾客名单即可。1966年11月28日,Truman Capote(卡波蒂)凭借一场黑白主题的面具舞会(Black and White Ball) 将当时的各界名流集聚在纽约中心,它的戏剧性和美学值得被后世重新记起。

Young Churchill | 青年邱吉爾

两届英国首相,
带领英国战胜纳粹德国和希特勒的战时英雄,
英国最具影响力的贵族世家之一马尔博罗家族(Marlborough Family)的后裔,
历史上第二位以非文学家身份获颁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
作品价值百万英镑的画家……

似乎丘吉尔生来才华横溢且富有远见卓识。
事实恰恰相反——他一生经历的失意和变节多到数不胜数

Stephen Jones — Couture Hat Designer | 高定時裝界的鬼才帽匠

或许你不熟悉Stephen Jones这个名字,但其实早已经被他的作品惊艳了无数次。Thom Browne 近几季充满奇想的动物头盔,Dior 20年来那些优雅的女帽(最近疯狂流行的贝雷帽风潮也多半归功于他和Maria Grazia Chiuri 对贝雷帽的共同热爱)还是Royal Ascot中许多皇室贵族头上精致的帽饰,都来自Jones手笔。 

Bianca Jagger & Mike Jagger

白西裝女神 Bianca Jagger

当Mike Jagger和新娘Bianca最终到达市政厅门前,他们已经迟到许久,两人出着汗,奋力推挤着人群(其中有媒体,度假的游客,还有一群游手好闲看热闹的人), 两个人对现场的混乱状况既不胜其扰又惊措万分

大亨小傳 Victor Sassoon

大亨Victor Sassoon(维克多·沙逊)在1920年代末来到上海,他位于外滩的Cathay Hotel(华懋饭店)容纳了爵士年代的上海一半的纸醉金迷,而作为犹太人的他富可敌国却没有国籍,一位最精致的漂泊者。

身份的危机 ,『天才雷普利』

“我被一种自己是若干个身份的感觉所困扰(不是某个你认识的人),我内在的真实自我和外在世界的各种面孔之间撕扯出越来越难以忍受的鸿沟”。

『天才雷普利』中的經典穿衣示範

伦敦,作为世界高级男装的中心和定制西装的发源地,对于美国,意大利,法国等地的正装文化都有很深远的影响。今天我找来一篇生活在伦敦的知名男装博主 Simon Crompton 为 The Rake杂志撰写的评论【天才雷普利】中着装风格的文章,独家汉化后与各位风格爱好者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