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Red Thread), Sean Mundy
CULTURE | 藝文

深度探讨 — 90后数位艺术家 Sean Mundy

Sha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tumblr
Share on email

像其他许多肖恩·芒迪(Sean Mundy)的关注者一样,我最初在社交媒体上遇见他的作品。当我漫不经心地滑阅Instagram时,肖恩的作品不只一次冻结了我的指尖。他的视觉艺术触动人们,却不以令人感到不舒服为代价,因为它们的怪异和超现实主义足以使你知道这不是现实生活,但又引人深思,吸引眼球。

肖恩(Sean)的一些视觉艺术作品的颠覆性力量让它们在过度饱和的社交媒体上半病毒化传播。这位千禧世代的艺术家的作品也在世界各地的画廊展览。作为一位新兴的摄影师和数字艺术家,他用作品探究从孤立,集体主义/个人主义到当代社会/政治问题的思想/概念,但他不愿为自己的作品设定过于明确的叙述,他更希望让观众自由的与他的作品互动并发展出任何相关的反思。

我有幸在10月初与肖恩取得联系,并请他分享了他的创作过程;对社会环境以及他希望他的艺术如何融入我们的世界的一些想法和观点。

Q: 让我们先谈谈最近的作品『Conduit』,这是隔离期间你在加拿大的家中完成的创作,这次疫情对于作为视觉艺术家的你有什么影响吗?

我大部分的作品都是用一台三脚架和一个可编程遥控器独自完成的,所以在我的公寓里自我隔离/独处 对我的工作节奏并没有造成太大影响。偶尔在拍摄一些较为宏大的场面时我会需要一些朋友/助手的协助,所以那一类的­­­­­­­­创作暂时延后了。除了制作『Conduit』的取材阶段我有请女友帮忙用电线将我缠住,其余的工作都在独自一人时完成。使用电线来创作的想法已经在我脑中酝酿一阵子了,我希望探讨关于电力供应的议题以及人与电力的关系,同时运用一点宗教肖像的象征手法(religious iconography。通常我喜欢让观者以主观的视角自行领会我作品的意涵,而不是赋予每张图像一个固定的叙事
Conduit by Sean Mundy
Conduit, Sean Mundy

Q: 你是如何开始以数码处理的手段创作超现实作品的?最初是什么启发你的创作理念?

我想最早是我在Flickr和DeviantArt上看到一些艺术家的作品中使用了克隆自己影像的手法创作,这让我意识到仅凭一台三脚架和相机中的自拍定时器功能就可以拓展出许多可能性。几年前我更添置了一个可编程遥控器,所以在创作过程中我可以更精准的捕捉瞬间,而无需不时跑去检查相机。同时,因为我的许多构想是无法完全在真实环境里做到的,需要借由数码处理(来达到预想的效果),所以这种处理手段更多是出于客观需要而非其他。

Q: 你作品中出现的人物形象更像是为了传递某种概念的表达工具。从这个意义上讲,比起摄影师的身份,你是否觉得自己更加是一位数位艺术家呢?

我绝对认为我的作品是数位艺术多于摄影,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是的。我以摄影为原料加入最终的产出——成品的数位合成艺术。有时候我的确会希望把数码处理的部分降到最少,为达目的我甚至会做出一些惊险动作,例如选择真的用火把自己身上点燃或者用链子把身体紧紧缠住之类的。然而我大部分的作品都有大量的合成,所以我认为我在数位艺术和摄影之间取得了一个平衡。当我花费无数时间将图像合成出作品时,我简直不愿意仅仅将自己称为摄影师,因为大多数摄影师并不会这么做。

Gears, 2016, Sean Mundy
Gears, 2016, Sean Mundy
Idolatry, 2014, Sean Mundy
Idolatry, 2014, Sean Mundy

Q: 你提到Storm Thorgerson (曾和Pink Floyd密切合作,他为Pink Floyd的专辑「The Dark Side of the Moon」设计的封面被认为是史上最伟大的专辑封面之一) 是您最喜欢的艺术家之一。 如果可以选择地球上的任何人,那么谁会是您为其设计专辑封面的理想客户呢?

我想会是Thrice, City and Colour, 以及 The Weeknd

Barriers II, Sean Mundy
Barriers II, Sean Mundy

Q: 『 Barriers II』(2018年)和最新的『Penitence』都描绘了一个悖论-一个着火的男人被大量水包围着。 是什么促使您创建这些引人注目的场景?

我对这种悖论的运用最早源自Barriers作品系列里关于火的那一部分。在Barriers系列中一半是以火为基调,关于内在的矛盾;另一半则以烟为基调,关于外界的冲突。作品里展示了一个孤立的人,他周围除了水别无他物,而他却站在原地忍受(火焰灼烧的)痛苦,我试图展现某些人是如何破坏和毁灭自身,却没有寻求周围触手可及的援助。我的图像通常是超现实的,但我尝试种种方式将其扎根于现实。

RUIN III, Sean Mundy
RUIN III, Sean Mundy

Q:似乎在最近创作的『Ruin』I,II,和III中都融入了更多的暴力元素,为何如此?

我一直都被反乌托邦的构图所吸引,RUIN系列就是以一种黑暗,超现实的方式去探讨崩坏的社会秩序。 关于这个系列我还有其他一些创作构想待完成。

Q: 在今年7月,你的部分作品在香港也进行了展览,当地观众的反应如何呢?

很感激我的作品似乎被很好的接受了,虽然展出期间很不幸的正逢政府对香港人和他们的权利开始了严厉的打击。我的一些作品中绝对存在反对专制的主题,画面常常展现孤立和冲突,所以我想那些面临严峻外部压力的人们都可以在我的作品里找到共鸣。

Nescience, Sean Mundy
Nescience, Sean Mundy

Q: 你一些早前的作品,像是『Nescience』(2015), 『Sigil』 (2014), 以及『Untitled (Black Flag)』 (2016) 都和当下的社会现况相呼应,就好像这些作品是近期才创作的一样。你怎么理解这种巧合?

我认为,不幸的是,这些问题是永恒的,冲突的社会问题很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循环往复地发生,除非对我们的世界运作基础进行认真的改革,而目前看来这包括右翼民粹主义兴起,帝国主义和不受管制的资本主义。

Q: 在我们动荡的世界中你希望你的艺术作品扮演怎样的角色?

理想的话,我希望自己的作品让人们反思发生在世界范围内的各种事态,与此同时又能通过图像中的超现实元素抽离出来,由于作品已足够脱离现实,借之探究非常现实的议题反而避免了(表达上的)晦涩复杂,至少我是这样想的。 话虽如此,除了创作美丽的东西来被他人欣赏(但愿如此)外,有时候不抱有特定目的去创造艺术也是很棒的。我们有太多理由为这个世界的状况感到悲伤和焦虑,但仍然存在许多善的事物和美的事物,而我认为艺术始终是应该被珍惜和支持的东西。

Sean Mundy的作品可以在他的官网上购买: www.seanmundyphotograph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