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rtisanal luxury media by AGNES SELECT

Search
Close this search box.

采访COHÉRENCE创意总监Kantaro Nakagomi

Article Language · 文章語言

「我不能把布料制作、打版、设计、生产和销售分开。 对我而言,这些都是一个整体。 我可以享受每一个过程。」
Cohérence

不要只是当个服装的呆子。与此同时,不要只看短线也很重要,因为那会让你的核心变得薄弱。

特别感谢 Marcella 女士的帮助让此次采访顺利进行。

Cohérence 是一个专注于大衣的日本品牌,他们的大衣系列被许多鉴赏家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成衣外套。纵观Cohérence 的系列,奢华的面料垂坠带来的余裕空间感给人留下强烈的印象。 Cohérence的设计灵感来自 20 世纪一些标志性艺术家的著装,包括阿尔伯特·加缪、勒·柯布西耶、藤田嗣治和巴勃罗·毕加索。每款外套亦含蓄地以每位艺术家的别称或中名来进行命名。从历史中汲取灵感赋予了 Cohérenced的设计怀旧感和浪漫,同时搭配日本最先端的纺织技术,以提供功能性和优越的穿着体验。

过去数年间,Cohérene 已经引起了全球业内的关注,但其低调的运作让品牌颇具神秘感。一月中旬,Agnes Select 有幸会见了 Cohérence 的创意总监 Kantaro Nakagomi (中込憲太郎),他和我们谈论了创立 Cohérence 的历程,他作为一位创意总监的生活方式,在访谈的最后,憲太郎更分享了他对年轻设计师的建议。

对我来说,Cohérence 不是一个时尚品牌。我们只是专注于制作精良的产品,我希望它们最终能延续成为下一个年代的古着。

A(Agnes Select):你大学时的专业是纺织设计,之后在日本跟随那不勒斯風格的裁缝学习剪裁和缝纫,但你是从什么时候决定要成为一名服装设计师的?

K (Kantaro Nakagomi):也许是因为我出生的家庭充满了文化氛围,我的父母都热爱电影和艺术。我的父亲在婚前是一名专业的贝斯手,我的母亲则是一名和服老师,教导人们如何穿着和服。你知道Obi (带)吗?

 

(Obi(帯)是一条不同大小和形状的腰带,搭配日本传统服装和日本武术风格的制服穿戴。)

 

仅仅是那一条腰带就有许许多多种系法,根据时代和场合而异……同时,我母亲还是手工编织的老师。而我父方的祖母是一位和纸人偶艺术家, 她的作品曾在日本世博会上出售。因此我从小就很自然地培养了对服装的兴趣。

A:或许你小时候最初接触的服装是时尚品牌吧?

K:大概我对服装的最初的记忆是一件连帽衫。我在 7 或 8 岁时自己选择了那件单品,搭配水桶帽来穿。

A:那是街头服饰。

K:是的,我当时还骑 BMX 自行车。

A:我觉得当时的日本时尚受美国工装和Preppy学院风格的影响很大,还有80年代兴起的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

K:是的,这取决于时期和历史。比如二战后,我们受美国风格的影响很大,因为日本当时被美国占领,所以很多60、70出生的年轻一代都非常热衷美国风格。 80年代,日本在经济上变得强大。同一时期,山本耀司、Comme des Garçons、三宅一生涌现在 70 年代末。

A:你有没有受到这些趋势的影响?

K:老实说,并没有。即使我在服装行业工作。我没有着迷于这个设计师或那个设计师。当然了,他们做得非常好。但我的偏好略有不同。这就是为什么对我来说,Cohérence 不是一个时尚品牌。我们只是专注于制作精良的产品,我希望它们最终能延续成为下一个年代的古着。当然了,所有的产品都蕴含着当下时代的气息,这也是时尚的一部分,但同时,我从不认为自己是“我在时尚界工作”,我只专注于做工精良的产品。

A:我现在明白了,但是当我在培养自己品味的过程中,最初我受到了很多日本街头品牌的影响,比如 Nigo 的 Bape、Undercover 或 Master Mind Japan。后来我被川久保玲的设计所吸引。这是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

K:在我的童年时代,我已经被这类艺术家或哲学家包围。但即使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从不认为一般的时尚人士很酷。所以……我的偏好总是关注真实世界的人,真实的衣服。这就是为什么我对设计师系列不太感兴趣的原因。但是我喜欢欣赏这些时尚。例如,马丁·马吉拉 (Martin Margiela) 是最具爆炸性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因为在我读艺术大学的时候正是安特卫普六君子(Antwerp Six) 的时代。我这一代的大多数人都深受他们创作的影响,包括 Dries van Noten。但一如既往的,我不创造时尚,我创造服装。不过对我来说,Margiela 是改变游戏规则的人之一。他在我们的行业内开创了属于他的玩法。这就是我尊重他的原因。也许可可香奈儿是那种改变游戏规则的第一人。在那之后,川久保玲(Rei Kawakubo)也改变了游戏规则。对我来说,伊夫·圣罗兰(Yves Saint Laurent)也是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人,因为他为女装带来了阳刚的男装元素。但在川久保玲之后,在我看来,只有 马丁·马吉拉才是真正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A:马丁·马吉拉所做的,在很多方面都非常概念化。这与你正在做的非常不同。因为你从纺织开始,而他创造的是一个关于理念的游戏,一种认知服装的新方式。

K:这与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 相似。在马塞尔·杜尚之后,艺术的方式被彻底改变了。

A:这就是为什么你用 Marcel Duchamp 来命名你的外套 (MUTT),以纪念那些对文化有重要影响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我的大衣廓形非常饱满宽阔,这来自大衣存在的原因:首先,它必须保护穿著者不受外界的强风和尘土的侵袭。此外,宽阔的底边可防止雨水沾湿你的鞋子。

K:是的。

A:但与此同时,你创作的服装,虽然向一些改变游戏规则的人致敬,但服装的轮廓本身非常传统、永恒和经典。

K:是的。因为我的灵感来源和我对大衣的认知,特别是对大衣的轮廓和外观的偏好是偏向宽松,余裕的剪裁。

A:这个部分是你对大衣系列的核心理念。

K:是的。有时,有些人会说我的系列裁剪是过于宽松的。当然,有些时尚单品被设计成over-sized我能理解。但我的大衣廓形非常饱满宽阔,这来自大衣存在的原因:首先,它必须保护穿著者不受外界的强风和尘土的侵袭。此外,宽阔的底边可防止雨水沾湿你的鞋子。所以,那个轮廓来自于大衣的机能性考量。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认为我的大衣外套的剪裁是适中合宜的。

我不能把布料制作、打版、设计、生产和销售分开。对我而言,这些都是一个整体。我可以享受每一个过程。

A:Cohérence 与其他品牌的区别之一是您对纺织面料的专业知识。仅仅是Jersey平织面料Cohérence就有多种,使用不同的纱线和不同织法。你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你是从面料创作开始,还是从设计的构思开始?

K:我有不同的创作过程。例如,我们的麦尔登呢针织面料( Melton Jersey) ,首先是我发现了一款日本最新的织机,我由此产生了用Melton 类型的面料制作外套的构想。而与此同时,我的 Melton,以我的审美,如果它是传统的麦尔登呢织物,它会很厚很重。因此,就Melton Jersey而言,我的观点是我们希望保留Melton的原始美感,具有厚实感和爽利的轮廓。但是,与此同时,我想加入一点最新纺织科技的元素。因此,我们在保持旧 Melton 的传统美感的同时,获得了更轻盈的质感,更有延展性,穿着感更舒适一些。这是我们经历的产品开发过程之一。

A:在这种方式里,您首先从纺织技术开始。您创新 了Melton 面料。当你开发完面料后,你再决定使用这种面料的设计是什么?

K:首先,新设计、新面料、新配饰的形象分别存在于我的脑海中,但最后,我把这些构思串连在一起。这种思维方式来自非常日本的文化。如您所知,我们使用汉字,但我们有不同的平假名字符,片假名字符仅用于外文,因此我们总是以组合方式使用它们。在我们的思维方式中,我们在左脑中以图片的方式捕捉汉字,而在右脑中解读平假名和片假名。所以,作为一个天生的日本人,我习惯于同时使用我的左右脑,即使只是在阅读一些简单的文字时。

A:我明白了。

K:正如我提到的,我曾与英国和欧洲的品牌合作,以设计师和产品管理的身份在欧洲四处走动。那段时间,我要去意大利、荷兰、奥地利、土耳其的工厂……我认为有日本工厂的资源对我来说是很幸运的。因为如果我想自己制作纱线,与在其他国家生产相比,我在日本可以用很少的订单量实现我的设计。

 

与此同时,服装设计师和面料设计师的工作方向是完全不同的。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当服装设计师已经明确建议使用的面料, 面料设计师有时也会以完全不同的方式安排。作为在日本工作的日本人,如果我想在日本制作独家面料,我可以获得更多的灵活性。这就是为什么当我创立 Cohérence 时,已经代表了日本制造,同时销往全球。我的定位必须最大限度地发挥日本生产的潜力。而我很幸运,因为我已经了解面料生产的细节。

A:所以,您既了解产品开发的面料研发方面,也深谙设计方面。

K:是的。而且,服装制作的整个流程是一个非常一体化的过程。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把布料制作、打版、设计、生产和销售分开。对我而言,这些都是一个整体。我可以享受每一个过程。一切都在我的体系中自然地结合在一起。

A:您的许多设计灵感都来自 20 世纪初的人物,从毕加索到柯布西耶,您的大衣就是以这些人的名字命名的。就风格和文化而言,您最喜欢的时代是?

K:就外型而言,我最喜欢的是 1910 年代和 1920 年代的风格。

A:爵士时代。

K:爵士时代是我的最爱。我爱爵士乐。

A:迈尔斯·戴维斯(Miles Davis)?

K:是的,我小时候试着吹小号。当然,Miles Davis 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之一,还有 Django Reinhardt——二战期间法国摇摆爵士乐(Swing Jazz)的吉他手。这就是我加入乐队的原因,和我的朋友一起,其中一位是裁缝,一位是爵士咖啡馆的老板,一位是定制帽匠。

A:看上去是一个工匠乐队呢。那么,您喜欢的爵士时代是在欧洲或美国的?

K:欧洲,在巴黎。因为那个时期的感觉是很Cohérence的。因为当时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都聚集在巴黎。比如在达达和超现实主义运动中,或许是偶然,许多同时代的艺术家齐聚巴黎,掀起一股不小的浪潮。那种感觉对我来说很Cohérence。

A:你最喜欢的艺术家是谁?

K:有很多。我尊重马塞尔·杜尚 (Marcel Duchamp),因为他改变了游戏规则。但我一直以来最喜欢的人之一是卡拉瓦乔 (Carabaggio)。还有弗朗西斯科·戈雅 (Francisco Goya)。之后,我很喜欢藤田嗣治 (Leonardo Fujita)。而在现代来讲,我喜欢约瑟夫博伊斯 (Joseph Beuys)。

A:在你之前的采访中,你提到了像 Achille Castiglioni 这样的现代设计师。

achille-castiglioni
Achille Castiglioni

我希望我的产品作为一种媒介来分享对文化的热爱,并让客户因为功能性而享受穿着它的乐趣。

K:是的,Castiglioni 是我永远的偶像。还有 Gio Ponti 和 Carlo Scarpa。当然,作为家具设计师,我更喜欢来自丹麦的瓦格纳(Hans J. Wegner)。

大多数人认为现代设计和极简主义太冰冷了。但Castiglioni的设计永远属于过去,每一件作品,带着他的扭曲、玩笑,或者像孩子一样嘲弄的微笑,都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那是我最喜欢的。

A:当你设计你的系列时,你理想的客户是怎样的?

K:我心里没有特定的客户; 我只想让我的大衣在客人的衣橱中陪伴他们一起享受生活,并在未来成为古着。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希望我的产品作为一种媒介来分享对文化的热爱,并让客户因为功能性而享受穿着它的乐趣。简单地说,我想以 Cohérence 的身份与我们的客户分享关于大衣的浪漫。

A:最后请给年轻设计师一些建议,你认为作为创意总监应该具备的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K:首先,在自己感兴趣的领域深耕很重要,但同时也不要忘记对不同的文化保持开放的心态。例如,我非常喜欢服装,我是许多定制西装裁缝的客户,但同时我也喜欢电影、音乐和书籍,各种文化。不要只是当个服装的呆子。与此同时,不要只看短线也很重要,因为那会让你的核心变得薄弱。不要认为这一季我需要多做这个百分比的销售额,因为那样你会追逐一个短期目标,你的内心会空虚,如果你只追求短期成功,你就不会有时间和机会深入了解事物。所以,你必须着力构建你的核心。

 

我对电影、音乐和书籍的兴趣自然而然地塑造了我的性格,这就是为什么即使在商业领域我也能乐在其中。一些年轻人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我要学什么样的东西才能成为一名设计师?我总是建议他们:如果你对电影感兴趣,那就去做吧。你对书籍感兴趣。去吧。最重要的是,即使你只对服装或时尚以外的一件事感兴趣,也要去做。一个有趣的例子,我的一个朋友和大学同学,他主修工业设计,但同时也是日本职业棒球的忠实粉丝,他最终成为许多日本职业棒球队的制服设计师,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基本上,棒球只是他的爱好,但他是那个领域的高手,这也是他自然而然地专注于此的原因。有趣的是,他还在动画片中担任配音演员。爱好成了他真正的事业。

>

We use cookies to tailor your experience, measure site performance. By clicking on ‘Got it’, you agree that cookies can be placed. You can view our privacy policies here.

Make your inbox in style

Style Digest, Fashion Decoding & Artisan Insight

Will be used in accordance with our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