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oine de Macedo
WATCH | 腕錶

L’horlogerie Antoine de Macedo | 探訪巴黎中心腕錶老鋪

Share: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interest
分享在 tumblr
分享在 email

『由於他們稀少珍貴,許多有錢的笨蛋都會收藏Breguet(寶璣)的時計,雖然他們連手錶的好壞都分不清楚…… 然而這些花了金錢卻享受不到一點兒樂趣的愚昧之人卻也有存在的價值。他們的保存令這些寶物免遭毀壞,以供當代和後世欣賞。 』

這樣尖銳的評論來自一個世紀前英國的David L. Salomons爵士,他擁有的87枚Breguet親造的傑作,被認為是這類收藏中最全最多樣的。

觀覽Antoine de Macedo位於巴黎中心的店裡那些保存狀況優良的古董表,似乎Salomons爵士的評論在一個世紀後的今天也恰如其分。

L’horlogerie Antoine de Macedo时计店吸引着腕表,尤其是中古表的狂熱者。创始人Antoine已经经营他的店铺超过三十年了。他的店铺的特别之处在于其广泛和精心挑选的中古腕表。店中几乎所有的腕表都系由Antoine亲自挑选的。“对于我们购买的腕表,我会检查它的细部,给它相应的服务和维修,之后才会陈列出来”,Antoine告诉我。并且他只会挑选有特别之处的手表,既要有趣,又兼备品相。

Antoine提供的不只是中古表。 Antoine de Macedo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獨立鐘錶製造商之一Laurent Ferrier的官方零售商,在店舖前廳設有一面專門的櫥櫃來展示Laurent Ferrier的傑作。 Antoine還與Ferrier先生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後者每年大約都會來商店舉行活動並與藏家見面。

在Antoine位於Rue Madame精品店深處,你能看到滿牆的抽屜櫃。從70年代開始,Antoine就開始收集各類頂級腕錶的零件,在這些抽屜中存放著大量古董表原始製造商的備件。這正是Antoine的店鋪可以進行複雜中古表修復工作的原因。正如Antoine店內的勞力士專家Wayne告訴我的那樣,如今已經幾乎不可能獲得如此大量的古董表零部件。

在我們的交談中,Antoine向我展示了一些剛剛裱上相框的檔案圖片。其中包括數位高級製表師的肖像,他們中的一些人已經與Antoine合作了25年,更有一位製表師已經去世了,他在勞力士(Rolex)有40年的工作經驗,是該品牌的真正專家。

在Antoine腕錶店內的年輕一代製表師中,我遇到了一位來自日內瓦的年輕女士。她曾在百達翡麗鐘錶學校學習了三年,此後在加入Antoine的店舖前在勞力士工作。在她的辦公桌上,除了一堆製表工具外,她還在一張紙上寫著幾個韓文。原來,她對韓國流行文化著迷,並希望搬到亞洲國家居住。 Antoine則努力說服她再呆三年。與在鐘錶品牌工作相比,Antoine認為他的腕錶店是提高鐘錶匠技能的好地方:“今天,您在卡地亞工作,明天製作百達翡麗,另一天是勞力士。”另一位90後鐘錶匠Wayne也認同安托萬。 Wayne來自溫哥華,他曾在百達翡麗和勞力士的零售商那里工作,為勞力士提供售後服務。 “在像這樣的古董店里工作要有趣得多,可以遇到許多不同的機芯。”目前一共有9位內部專業製表師在Antoine的店舖內工作。

當我們繼續交談時,Antoine先生向我展示了一份原始文件,該文件的日期可以追溯到法國大革命時期,上面寫有Breguet的名字。這是一份由寶璣品牌創始人Abraham-Louis Breguet的第七代後裔Emmanuel Breguet先生送給他週年紀念禮物。

毫無疑問,這份禮物充分顯示了Antoine的卓越地位。然而,這份古老文件上模棱兩可的內容更引起了我的注意。

這份文件的日期恰好在恐怖統治(1793年至1794年)最黑暗的時刻,那時所有18至45歲的法國男性都有義務為革命服務。 “個人不僅僅作為農民或工匠;它們現在更是國家使用的工具”。 Breguet也不例外,該文件正是由法國革命軍(Armée Révolutionaire)發布,要求他在1794年2月20日(2er Ventôse AN II)服役。但是,在本文結尾處,我們可以看到幾行手寫內容,將由其他人代替Breguet服役。

為什麼Breguet的名字會在1794年被替換掉呢?

Louis Breguet
Abraham-Louis Breguet (1747-1823)
An execution by guillotine during the Reign of Terror, depicted in Une Exécution capitale, place de la Révolution, oil on paper mounted on canvas by Pierre-Antoine Demachy, c. 1793
An execution by guillotine during the Reign of Terror, depicted in Une Exécution capitale, place de la Révolution, oil on paper mounted on canvas by Pierre-Antoine Demachy, c. 1793

因為在1793年8月, Abraham-Louis Breguet已經逃到瑞士,直到1795年5月才返回巴黎。

在回到瑞士期間,Breguet設法將他在巴黎的鐘錶工坊Quai de l’Horloge維持下去。毫不奇怪,在1794年,當憤怒的革命軍發現Breguet對他們的徵用沒有反應時,他們用武力“洗劫並驅逐了”Breguet在巴黎的工坊。

David L. Salomons爵士的著作《Breguet(1747-1823)》 (1921) 是歷史上第一本將Breguet生活和工作的各種細節總結在一起的書。對於1793年Breguet的那次逃亡,Salomons提供了描述:

1762年,年僅15歲的Breguet在一位凡爾賽(Versailles)的製表師門下當學徒。從1780年,在他的第一個主要發明自動上鍊機制(他稱其為Perpétuelle)之後,Breguet的客戶就主要來自凡爾賽宮和整個歐洲貴族圈。而法國大革命期間,他的許多顧客都上了斷頭台,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瑪麗·安托瓦內特和法國國王路易十六世。
根據Salomons所說,在那段時間裡,Breguet與Jean-Paul Marat (馬拉) 結為朋友,Marat被刺殺而死的情形後被政治畫家Jacques-Louis David轉變成享譽世界的畫作(即,馬拉之死)。 Marat在法國大革命期間是一位頗有影響力的記者和政治人物,他事先了解到Breguet也被選在上斷頭台的名單之內。這可能是由於Breguet與法國宮廷有密切關係,他還與在Collège Mazarin的老師Abbé Marie交好。在Marat被暗殺同一年,他為Breguet弄到了“安全通行證”,使這位鐘錶歷史上極其重要的人物得以逃脫。

作為Breguet的官方經銷商之一, Antoine將Breguet的腕錶描述為經典而永不過時的。 “Breguet的有趣之處在於他們設計源自18世紀。您可以找到古董勞力士(Rolex)或卡地亞(Cartier),但設計都是從20世紀初開始。Breguet是法國最偉大的製表師之一,他是在法國成立和發展的。”Antoine還告訴我,Breguet正是在天主教堂Église Saint-Sulpice結婚的(這場婚姻令Breguet有資本在巴黎開設他自己的店鋪),那座教堂距離Antoine的店鋪僅有數步之遙。

Antoine de Macedo Watchmaker Address: 28 Rue Madame, 75006 Paris, Fr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