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toine de Macedo

Antoine de Macedo | 探访巴黎中心的腕表老店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pinterest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email

『由于他们稀少珍贵,许多有钱的笨蛋都会收藏Breguet(宝玑)的时计,虽然他们连手表的好坏都分不清楚…… 然而这些花了金钱却享受不到一点儿乐趣的愚昧之人却也有存在的价值。他们的保存令这些宝物免遭毁坏,以供当代和后世欣赏。』这样尖锐的评论来自一个世纪前英国的David L. Salomons爵士,他拥有的87枚Breguet亲造的杰作,被认为是这类收藏中最全最多样的

观览Antoine de Macedo位于巴黎中心的店里那些保存状况优良的古董表,似乎Salomons爵士的评论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也恰如其分。

 

L’ Horlogerie Antoine de Macedo时计店吸引着腕表、尤其是中古表的狂熱者。创始人Antoine已经经营他的店铺超过三十年了。他的店铺的特别之处在于其广泛和精心挑选的中古腕表。店中几乎所有的腕表都系由Antoine亲自挑选的。“对于我们购买的腕表,我会检查它的细部,给它相应的服务和维修,之后才会陈列出来”,Antoine告诉我。并且他只会挑选有特别之处的手表,既要有趣,又兼备品相。

Antoine提供的不只是中古表。 Antoine de Macedo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独立钟表制造商之一Laurent Ferrier的官方零售商,在店铺前厅设有一面专门的橱柜来展示Laurent Ferrier的杰作。 Antoine还与Ferrier先生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后者每年大约都会来商店举行活动并与藏家见面。

在Antoine位于Rue Madame精品店深处,你能看到满墙的抽屉柜。从70年代开始,Antoine就开始收集各类顶级腕表的零件,在这些抽屉中存放着大量古董表原始制造商的备件。这正是Antoine的店铺可以进行复杂中古表修复工作的原因。正如Antoine店内的劳力士专家Wayne告诉我的那样,如今已经几乎不可能获得如此大量的古董表零部件。

在我们的交谈中,Antoine向我展示了一些刚刚裱上相框的档案图片。其中包括数位高级制表师的肖像,他们中的一些人已经与Antoine合作了25年,更有一位制表师已经去世了,他在劳力士(Rolex)有40年的工作经验,是该品牌的真正专家

在Antoine腕表店内的年轻一代制表师中,我遇到了一位来自日内瓦的年轻女士。她曾在百达翡丽钟表学校学习了三年,此后在加入Antoine的店铺前在劳力士工作。在她的办公桌上,除了一堆制表工具外,她还在一张纸上写着几个韩文。原来,她对韩国流行文化着迷,并希望搬到亚洲国家居住。Antoine则努力说服她再呆三年。与在钟表品牌工作相比,Antoine认为他的腕表店是提高钟表匠技能的好地方:“今天,您在卡地亚工作,明天制作百达翡丽,另一天是劳力士。”另一位90后钟表匠Wayne也认同安托万。Wayne来自温哥华,他曾在百达翡丽和劳力士的零售商那里工作,为劳力士提供售后服务。 “在像这样的古董店里工作要有趣得多,可以遇到许多不同的机芯。” 目前一共有9位内部专业制表师在Antoine的店铺内工作。

当我们继续交谈时,Antoine先生向我展示了一份原始文件,该文件的日期可以追溯到法国大革命时期,上面写有Breguet的名字。这是一份由宝玑品牌创始人Abraham-Louis Breguet的第七代后裔Emmanuel Breguet先生送给他周年纪念礼物。

毫无疑问,这份礼物充分显示了Antoine的卓越地位。然而,这份古老文件上模棱两可的内容更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份文件的日期恰好在恐怖统治(1793年至1794年)最黑暗的时刻,那时所有18至45岁的法国男性都有义务为革命服务。 “个人不仅仅作为农民或工匠;它们现在更是国家使用的工具”。Breguet也不例外,该文件正是由法国革命军(Armée Révolutionaire)发布,要求他在1794年2月20日(2er Ventôse AN II)服役。但是,在本文结尾处,我们可以看到几行手写内容,将由其他人代替Breguet服役。

为什么Breguet的名字会在1794年被替换掉呢?

Louis Breguet
Abraham-Louis Breguet (1747-1823)
An execution by guillotine during the Reign of Terror, depicted in Une Exécution capitale, place de la Révolution, oil on paper mounted on canvas by Pierre-Antoine Demachy, c. 1793
An execution by guillotine during the Reign of Terror, depicted in Une Exécution capitale, place de la Révolution, oil on paper mounted on canvas by Pierre-Antoine Demachy, c. 1793

因为在1793年8月, Abraham-Louis Breguet已经逃到瑞士,直到1795年5月才返回巴黎。

在回到瑞士期间,Breguet设法将他在巴黎的钟表工坊Quai de l’Horloge维持下去。毫不奇怪,在1794年,当愤怒的革命军发现Breguet对他们的征用没有反应时,他们用武力“洗劫并驱逐了”Breguet在巴黎的工坊。

David L. Salomons爵士的著作《Breguet(1747-1823)》 (1921) 是历史上第一本将Breguet生活和工作的各种细节总结在一起的书。对于1793年Breguet的那次逃亡,Salomons提供了描述:

1762年,年仅15岁的Breguet在一位凡尔赛(Versailles)的制表师门下当学徒。从1780年,在他的第一个主要发明自动上链机制(他称其为Perpétuelle)之后,Breguet的客户就主要来自凡尔赛宫和整个欧洲贵族圈。而法国大革命期间,他的许多顾客都上了断头台,其中就包括著名的玛丽·安托瓦内特和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世。

根据Salomons所说,在那段时间里,Breguet与Jean-Paul Marat (马拉) 结为朋友,Marat被刺杀而死的情形后被政治画家Jacques-Louis David转变成享誉世界的画作(即,拉之死)。Marat在法国大革命期间是一位颇有影响力的记者和政治人物,他事先了解到Breguet也被选在上断头台的名单之内。这可能是由于Breguet与法国宫廷有密切关系,他还与在Collège Mazarin的老师Abbé Marie交好。在Marat被暗杀同一年,他为Breguet弄到了“安全通行证”,使这位钟表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人物得以逃脱。

作为Breguet的官方经销商之一, Antoine将Breguet的腕表描述为经典而永不过时的。 “Breguet的有趣之处在于他们设计源自18世纪。您可以找到古董劳力士(Rolex)或卡地亚(Cartier),但设计都是从20世纪初开始。Breguet是法国最伟大的制表师之一,他是在法国成立和发展的。”Antoine还告诉我,Breguet正是在天主教堂Église Saint-Sulpice结婚的(这场婚姻令Breguet有资本在巴黎开设他自己的店铺),那座教堂距离Antoine的店铺仅有数步之遥。

Antoine de Macedo Watchmaker Address: 28 Rue Madame, 75006 Paris, France

  • A.G

    Founder & Editor of AGNES' SELECT
    关闭菜单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

    We use cookies to tailor your experience, measure site performance and present relevant offers and advertisements. By clicking on ‘Got it’, you agree that cookies can be placed. You can view our privacy policies here.

    Make Your Inbox in Style

    Style Digest, Fashion Decoding & Artisan Insight

    Will be used in accordance with our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