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AN | 名匠

塞維爾街『Welsh & Jefferies』全英梅訪談 I

Share: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interest
分享在 tumblr
分享在 email
Savile Row 1955
1955年的Savile Row赛微乐街
Savile Row WWII 萨维尔街

1940年9月16日,一枚納粹德軍的砲彈落在倫敦Savile Row 7號,整棟帕拉第奧(Palladian)風格的漂亮建築瞬時化為瓦礫。一位遠近聞名的英國紳士斐麗亞·福克(Phileas Fogg )就住在這棟樓裡。

Savile Row STYLE

善良的諸位不用擔憂福克的安危——作為《環遊世界八十天》的主人翁,福克先生受作者儒勒·凡爾納(Jules Verne )的安排居住於此是1872年的事情,那時Savile Row有個好聽的中譯名——賽微樂街,也就是今天人們熟知的薩維爾街。

根據凡爾納的描述,賽微樂街的樓房“並不富麗堂皇,但十分舒適”。歷史上這裡從1730年代建立之初就是軍官,政客和貴族們的住處。獨居在賽微樂街的福克先生絕對屬於這一階層,他低調而神秘、博古通今、飲食考究,坐擁猗頓之富但從不談論,從不做顯以引人注目之事。在許多方面,福克先生的品性與這條賽微樂街上的定制西裝都頗為相似。

如今的Savile Row憑藉與巴黎的haute couture(高級定制)比肩的bespoke tailoring(西裝定制)聞名於世。大概正是由於歷史上這些富有且具影響力的住戶們,為軍官、銀行家和上流社會製衣的定制店鋪才能一一匯聚於此。

地處倫敦的中心地段,即使從未聽過Savile Row的大名,任何一個到過倫敦的遊客也必定曾在Savile Row附件徘徊,如非走上這條街而渾然不自知的話。 Savile Row毗鄰繁忙的攝政街(Regents Street),北接Conduit Street,南抵Burlington Gardens和Virgo Street。前面的Conduit Street是前衛叛逆的,坐落了Yohji Yamamoto、Vivienne Westwood和總是被預定滿座的創意餐廳Sketch;南面是古典優雅的皇家藝術學院和Burlington Arcade;西面分佈有許多高級畫廊和羅列著眾多頂級奢侈品牌旗艦店的New Bond St. (新邦德街);而東邊緊鄰的攝政街則被眾多財力雄厚的跨國品牌如Apple, Abercrombie & Fitch佔領,每日迎接無數遊客瞻禮。

賽微樂的玫瑰:與全英梅的深度訪談

作為Savile Row上的“那個中國女人”,全英梅(May)從最初的一名學徒成為位於Savile Row 20號的百年定製品牌Welsh & Jefferies的股東和主理人,她的奮鬥故事是許多中文媒體爭相報導的對象。 9月中旬,我採訪了英梅,不同於前的是:這次我們只聊風格,只關心Savile Row那些櫥窗背後的故事。

开端

Agnes: 如果網上的資料沒錯,你是在2013年2月和James一起接管了Welsh & Jefferies。 (James Cottrell,Welsh & Jefferies的另一位股東,曾在Savile Row的許多傳奇裁縫店擔任首席裁剪師(Head Cutter))

May: 不,其實是2012年。因為我接管後的兩年內沒有對外公開。其實連公司的同事們也是一年多之後才知道我是公司股東的。

因為當時我覺得自己還不夠自信,我的能力沒有達到。那麼Savile Row的人知道是更久之後了。我進到Welsh & Jefferies是2009年1月,然後在我得了獎後沒多久(Golden Shear Award,金剪刀獎,係由英國Merchant Taylor’s Hall為提攜裁縫界的新星而設立的雙年獎),剛好是12月底,Welsh & Jefferies另外的老闆就退休了。

Agnes: 這正好造成了一個時機。

May: 對,那時(交接)手續已經基本辦好,我聖誕回國度了個假後就飛回倫敦迎來了新的開始, 那是在2012年初。

Agnes:這屬於一種順勢而為還是你對自己裁縫生涯規劃的一步?

May: 其實我覺得機會是很重要的,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一個機會。事實上,我和James認識並不是在我進Welsh & Jefferies的09年,而是更早。我進入這個行業是2003年,而我認識James是在2007年,甚至更之前。 James是這麼傳統的英國人,他連唐人街甚至SOHO都沒有去過幾次,他們的生活方式是比較典型的英國中高產階級,受過不錯的教育,那麼在Savile Row這種傳統行業中,很少可以接受新一代,新的東西。所以,能有機會讓一個人接受你,特別是在這種行業,是很不容易的。

當然,他也很喜歡和年輕人走在一起,雖然已經67、8的年紀,但他常常問我們“你們要去哪裡吃飯?” “好不好吃?”之類的(笑)。他很喜歡參與到公司的年輕人之中。而且中國年的時候,他會主動提出讓大家休息,在英國法定假日是不包含中國農曆新年的(在全英梅的影響下,幾位中國籍的學徒也走進Savile Row學習西裝定制 )。

Agnes: 在2009年來到Welsh & Jefferies之前,你在哪些地方工作過?

May: 在Welsh & Jefferies之前我是在Chittleborough & Morgan, 12號樓下,他們也是同Tommy Nutter成立起始店的兩位裁縫( Roy Chittleborough 、 Joseph Morgan和Edward Sexton一起幫助Tommy Nutter創立了改寫薩維爾街歷史的Nutter’s of Savile Row),在Chittleborough & Morgan的時候我們一直都有持續做Rolling Stone,Beatles等客人。我在那裡做了兩年半;在那之前我又在City(倫敦金融城)做了兩年多,再之前在Paul Smith等等,也做過法國一個品牌的高定show,中間做的則時間都不算太長,7個月的也有,兩年多的也有。最早的一間店,我進入這行的一間店就是Kilgour。

Gary Grant in Kilgour suit
在1959的电影《西北偏北》(North by Northwest )中加里格兰特(Gary Grant)身穿Kilgour定制西装

何謂Savile Row的定制

Agnes: 你在之前的這些品牌所從事的也是定制部分的工作嗎?

May: 對。都是全定制的。但有時候我覺得我們中國人對“定制”的意義還沒有想明白。因為,就像在英國,有Savile Row的定制,有City的定制,有······可能James Street 也有定制,而每一個定制,只要一說它的(地理)位置,人們立刻就會很明確地知道他們所提供的服務和定位。但中國目前所認為的定制都是一樣的,高級定制都是一個東西。比如說,他們常常會拿意大利的定制和英國的定制去比,或者拿中國的定制去比較……然而其實從歷史層面,生活環境和製作方法上都不一樣。所以說,一是比較方式不一樣;第二是,如果純論所謂的定制,絕不是只是手工和裁剪而已。

May: 所以,我希望能有這樣的機會去讓人們真正感覺到,什麼叫Savile Row的定制。我以前和我的一些中國客戶說定價的時候,很多人自然地把我們的定價和一些頂級意大利西裝品牌比較。然而這不是一個比較的問題,我們並不是拿手工定制去定一個價位,這是我們店的價位,這也可能是Savile Row很多店的一個價位。

Agnes:這是不是可以理解為,無法用橫向對比的方式去比較兩個來自不同文化歷史的“定制”。而且品牌的定位是不能單純以手工來衡量的。

May: 這確實是一部分,如果你真正是從定制開始起家的,像我們系統的學過定制的人來說,所謂的“定制”之間其實差別是很大的。不是說你會做button hole (縫扣眼)你就會做定制了。定制其實不是你外面能看到的這些東西。它是每一個細節,從面料,從你的服務等等,都要達到頂級,才會有······

你看,(指向她的助手)我在北京辦定制會時即使再忙,我也不可能把兩位客戶安排在一個時段:因為我沒有那個時間和精力在同一時間為兩位客人提供頂級的服務,幫他們做到理想。當然,除非他們彼此是朋友,要求一起試身。除此之外,我絕不會把兩個不相識的人湊在一起。定制也包括你的時間安排,你給每一個人充足的時間去選擇面料,包括這位客人是新接觸bespoke(定制)的人;或是比較迷惘,有些選擇綜合·····

Agnes: 選擇困難症

May: 對。還有一些人是會over-confident(過度自信),那麼你需要對每一個人進來的人在三分鐘之內分辨出客人的類型,於此你應該給他什麼樣的服務,什麼樣的面料,包括考慮客人的膚色,這一切都需要在極快的時間內完成判斷。

而不是我所謂的cosplay (角色扮演):這個人穿了那件衣服,我拿這個圖片給客人看,不是這樣的。這是一個真正的bespoke的涵義,包括所有的做工、面料、(衣服)裡面的手工、服務、我覺得還有審美也很重要。

Agnes: 我很好奇當面對非常自信的客人,關於面料和裁剪提出了很多很多要求,你會如何應對?

May: 基本上他能問到的關於定制的問題我相信我沒有什麼是不能回答的。包括做工,歷史等等。與此同時,我相信有很多(方面)我可以給到他更高的意見。人當你知道有些人低調又知道比你多得多的東西的時候,你自然會尊重他(的意見)。同時你不能去打擊一個人的(信心),做這一行一定要有decent respect (寬嚴得體,不卑不亢)。

Welsh & Jefferies 的風格特色

welsh & jefferies, Savile Row
welsh and jefferies Savile Row

May: Welsh & Jefferies的cutting (裁剪風格)很shaping(合身),非常straight(筆挺)。有些人說“那看起來不舒服”——你穿過就知道舒不舒服。它只是看起來straight(筆挺),formal(正式)。不怎麼穿西服的人,或穿了很多年西裝的人,穿上Welsh & Jefferies的西裝會自然有一種昂首挺胸的感覺。我們從軍裝起家,最早的軍裝都是長款的,是Welsh & Jefferies在1907年為了適合打仗需要把長軍裝改短。英國的軍隊是最早開始穿短軍裝的,現在我們所能看到的英國短款軍裝是由Welsh & Jefferies改變的。所以說,歷史和氣候其實造就了我們西裝(的骨骼和輪廓)。

又比如在二戰期間,法國投降了,比利時等許多國家都紛紛投降了,但英國沒有,英國軍服的領一定要做得非常厚,就是要你不可以低頭,即使戰死也要挺胸的戰死,所以這和德軍的軍裝是有很大的區別的。今天Welsh & Jefferies的定制(為了適應當代的生活方式)改變了許多,但它的型態,它的靈魂是不變的。包括我們今天的每一件衣服上都能看到軍裝那種shaping(修挺)的腰線,包括袖子的剪裁等製作方式和風格都是你在外面看到的西裝所不可能模仿的。

我必須要說,我們的衣服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穿,也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穿。但它絕對是一個Gentleman (紳士)的代表,而我不想說它是一個Playboy的代表,它絕對不是。

與Tommy Nutter的淵源

Mick Jagger & Bianca Jagger身穿Tommy Nutter设计的西服在威尼斯蜜月

May: 再早的話,當我還在的Chittleborough & Morgan的時候,1969年就是他們給Tommy Nutter設計的大領大肩,而我在那的時候,他們持續做著這種(風靡6、70年代的西裝風格)。 (在製作這種Tommy Nutter式的西裝時,)他的製作方式也是不一樣的,袖子的處理,剪裁等等都有不同。

Agnes: 我之前也見過James發了一張他做的Tommy Nutter式的大領大肩的西裝。

May: James在1973年的時候就是Tommy Nutter的Head Cutter(首席裁剪師)。

Agnes: 所以今天你和James是否還會去做那種Nutter’s風格的西裝?

May: 當然,如果有人要求我們還是會做的。這些涉及服裝靈魂的東西,我很喜歡。當你了解它的歷史越多, 它的魅力就越發顯現出來。定制不只是一個手工業,它是有精神的。這也就是我為什麼說,我希望在型和靈魂沒有改變的情況下,加入新的東西。我們不想做Tommy Nutter,因為他已經出現了,我們希望在保持Welsh & Jefferies靈魂的前提下,設計新的東西。

上部分完。在下部分與Welsh & Jefferies的股東和主理人全英梅的對談中,我們對Welsh & Jefferies進行了具體的風格剖析,英梅更和我們分享了Savile Row的西裝背後鮮為人知的歷史淵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