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AN | 名匠

薩維爾街『Welsh & Jefferies』全英梅訪談 II

Share: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interest
分享在 tumblr
分享在 email

前一段的訪問之後,英梅打開話匣子開始談起穿衣禮儀:從高帽(top hat)的戴法到打領結(bow tie)的方式,男裝和女裝釦子的方向講究,燕尾服背後的開叉要能容手塞進縫袋中以便取出跳舞用的手套等等,許多經典卻未必廣為人知的衣著禮儀從這位薩維爾街人口中娓娓道來。

然而英梅的這些知識並非來自閱讀書籍,“歷史書裡不會告訴你正確的穿衣方式”,英梅說到。關於裁剪的書籍她曾收藏了許多,而今天回頭再看,她表示十八世紀以前的還有參考價值,而多數近代關於西裝和裁剪的書則錯漏頗多或不合實際:“因為寫書者自己也未必真的了解”——這也解釋了她從不去理會博主們對於穿衣的爭吵。雖然“老裁縫們也未必知道正確的穿法”,但她的許多貴族客人作為這些禮儀的使用者和傳承者展現給了英梅正統的著裝儀表。

她相信風格和禮儀是一個積累的過程,不是靠看幾篇文章就能出師或四處擺弄;也不應走捷徑,去要求懂的人一次性將這些風格知識統統灌授。如果要看,她更會去倫敦大大小小的博物館和各類展覽中觀察歷史上的真實的服裝和畫像中的細節。在“看”的過程中,她並不局限於自己的喜好,而是廣泛地吸收各種素材:像是有時她也會研究Vivienne Westwood 70年代開始對西裝形態的創新,或關注Alexander McQueen在V&A的回顧展。

制作英军军装起家的 Welsh & Jefferies  至今仍保留着曾为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制作的军服

访谈节选

Agnes: 像你之前提到Welsh & Jefferies这种修挺的剪裁,它在腰的部分是比较收的。

May: 我们是“收”的但并不是“瘦”的。如果只是裁一个腰其实是不对的,cutting(裁剪)其实是一个流线型,你的后腰高还是前腰高其实是要看你自己的身材,弧线型的裁剪才会让你的身材得到最好的呈现。比如斜裁的口袋让腰显细,因为人眼的视线是直的,腰线如果裁成直线则并不会好看。

Agnes:这种腰部的剪裁风格是源于Welsh & Jefferies最初做军装和制服的历史吗?

May: 这一定都会有。就像你看Huntsman的裁剪,chest(胸廓)会比较大, 那是因为它们是以狩猎装和sport jacket(运动西装外套)在早期闻名的。

Welsh & Jefferies
James Cottrell (左1)、全英梅(左2)与友人畅谈 _ Photo Credit : @welshandjefferies

作为萨维尔街上的百年裁缝品牌,今天带领着Welsh & Jefferies的这一对组合是前所未有的:James Cottrell先生是一位坚守传统且经验丰富的萨维尔街老裁缝;而作为街上年轻一代,全英梅既深入浸染了英式文化,血液中又带着华夏北方女性坚韧直爽的性格。

Agnes: 今天的Welsh & Jefferies加入了你和James对风格的理解吗?

May:我的感觉是我的到来给James带来了很大的冲击(笑),可能每天我和他的争执会让他觉得特别烦吧。因为James代表了一种Savile Row的传统审美。事实上,像他曾经和Tommy Nutter一起工作,基本上他工作过的店铺我也工作过,但是我们俩的时代差了整整三十年,所以,我们的审美观差了三十年。

但是,他对于传统西服的讲究会传达给我,我们的审美观在Welsh & Jefferies融合到一起。他的一些老客户依然会喜欢他的那种风格,而我的年轻客户希望我来给他们fitting(试身),因为在fitting的过程中我们所看到的东西会不同。

Agnes:你和James会不会也有意见不合的时候?

May:哦,每天(笑)。几乎是每一天吧。我觉得partner (合作伙伴)就像夫妻一样——大部分时间意见不合,但只要在一个公司,大家的想法是往一个方向走的,在这个前提下,无论怎么意见不合也无非就是我听从他或者他听从我,只有这个不同而已。我们两个性格都比较固执,有一段时间都会磨合,但我们有一个规则:就是我自己的客户无论他的意见怎么样还是要听从我的,而他的客户也一样。

Agnes: 所以当一位客人来到Welsh & Jefferies, 他其实有两个选择,走向你或者走向James。

May: 通常是看年纪,我们可以在一位客人走近店内三、五分钟内就知道他会倾向于谁的裁剪,这方面我们是很强的。

我有一个上海的客户,他在伦敦时去了Savile Row上另一家定制店铺,但感到不满意,其中有很大原因并不是他不满意那家店的服务态度或者工艺,而是他不满意接待他的人其实不太懂这方面的东西。于是他走进了我们的店铺并成了忠实客户,在当时他并不认识我。

可能有时客人会问出很初级的问题,或者问出很专业的问题,而(作为萨维尔街的定制店)你应该知道怎样以最合适的方式回答客人。其实在bespoke(定制)行业,销售是一个比较低的地位。

Agnes:似乎传统的萨维尔街裁缝店是不会有销售这个职位的,大都是Cutter (裁剪师)直接和客人沟通需求。

May:问题就是语言障碍,一个Cutter要接待非英语使用地区的客人势必需要销售人员的帮忙介绍,然而销售并不是专业人士,他很难用专业的方式和词汇来回答客人。虽然我翻译的也不全然是标准的,因为在我们学的时候都是用英文,但我可以帮他解释出来那个词的意思,很多时候这会是很大的一个区别。基本上在我们店里,我收的实习生如果是中国人,他首先必须要学会所有的基本词!

在世界其他地区的定制店你也许会看到许多匹布料落在一起的景象,但英梅告诉我,在Savile Row一直没有这种传统。各大面料商几乎每一个月都会更新面料的款式和种类,而Savile Row一定是他们首先呈现的地方,快的时候只要一天时间街上的店铺就能收到预定的最新面料。而在面料的选择上,为了满足年轻客人的需求,Welsh & Jefferies也提供色彩明而不艳的那不勒斯面料商Caccioppoli 的料子。
Welsh & Jefferies
Welsh & Jefferies
Welsh & Jefferies

Welsh & Jefferies 选用羊毛、丝、麻混纺的Caccioppoli面料裁制的西装上衣_Photo Credit: @welshandjefferies 

除了西装和夹克之外,Welsh & Jefferies也常做一款World War I Tunic,那是一战时期常见的英军军装款短上衣,而Welsh & Jefferies在原有款式上进行了改良,并使用了更加柔软的面料,如Loro Piana羊绒。这种WWI Tunic短上衣搭配一条牛仔裤成为很好的日常穿着。英梅透露,她的其中一位客人是拥有庞大法拉利车收藏的“业余”赛车爱好者,他定了多件这种Tunic短上衣,由于客人的这项爱好,Welsh & Jefferies会在衣服内部的丝质里衬(lining)上专门选用赛车纹饰,更应客人要求从世界各地找来别具特色的扣子与之搭配,有些是奔腾的赛马形状的,也有镶着徽章的金扣。
WWI Tunic
Loro Piana面料制作的一款WWI Tunic短上衣_ Photo Credit: @welshandjefferies
拥有为数众多的国内客户,英梅总能记住客人曾在她那里定过哪些款式,虽然不能记住每一个人的名字,但对服装和面料她却过目不忘:“只要我见了他就是知道他在我这里订过什么衣服。” “有一个客户每年都固定从Welsh & Jefferies订十多二十套衣服,他在我们这里已经定了四年多,五年了,他下订单前有时会问我‘这个面料我有吗’,我都会记得,不需要去查订单记录。” 英梅骄傲地告诉我。
英梅从2013年开始往返中国主要城市和伦敦举办定制会,她很欣慰能看到了许多中国的客户和朋友在品味和风格上的成长,而她笑言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帮客户设计新的东西。 而关于之前提到的在Welsh & Jefferies剪裁的灵魂上创造新的东西,英梅表示:“我所谓的‘新’是根据每一位客人去设计,像如果对方是四十、五十岁非常优雅的女性,那她有她自己的风格,而这个风格你不能把它掩盖。 ”
“最高级的设计永远都是为单个人设计。”
“因为人的内心不会改变,一个人的本性不会改变。如果这个人本身是这个性格,你让他穿上一件衣服变成那个性格,那是不可能的,我所做的只是帮助客人变成更好的他自己,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