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AN | 名匠

Pino Peluso | 皮諾·佩盧索 — 那不勒斯青年裁縫大師

Interview With Pino Peluso

Share: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interest
分享在 tumblr
分享在 email

Pino Peluso | 皮諾·佩盧索

作為那不勒斯定制裁縫界的年輕一代,皮諾·佩盧索(Pino Peluso)不僅擅長裁剪極具線條感的男士西裝,同時也擁有許多女性客戶,他製作的女士西服套裝和大衣外套被一位意大利記者評為能增添女性魅力。皮諾熱衷迎接各種挑戰,他的客人中有侏儒客戶向他定做三件套,有體型奇異的老先生,更有一位對羊毛過敏的女客向他定做了一件羊毛大衣。

這次我和皮諾·佩盧索(Pino Peluso)的採訪是在Sartoria Peluso與巴黎最精製的襯衫品牌之一Marol共同舉辦的Trunk Show間隙進行的。格外感謝Moral的主理人Bo Yang,在他的協助下這次採訪才能順利進行。

Middle: Pino Peluso; Right: Bo Yang

傳統的那不勒斯方式

皮諾的祖母以縫製襯衫為生,其父則裁剪西裝。對傳統的那不勒斯裁縫家庭來說,這並不算是什麼跨界。皮諾(Pino)就出生在他的家族從事裁剪工作的房子裡。在整個成長過程中,他都被和裁縫相關的事物包圍。皮諾對我說,“裁縫工作室的味道是我繼母親之後聞到的第二種氣味。

皮諾(Pino)的裁剪技巧可以追溯到他家族的工作方式。不同於更具規模的裁縫店鋪各司其職的安排。在皮諾長大的房子裡,一切都以一種更為傳統的那不勒斯方式進行:皮諾記得他的父親同時著手於西服,襯衫,馬甲背心,甚至褲子。

皮諾告訴我,很大程度上,通過這種成長經驗,他能夠在較短的時間內掌握各種技能。這對他而言是自然而然的。否則,要一個學徒分別學習各項工作,則可能需要多年時間。然而,即使他和的家人聚在一起吃飯看電視的時間,餐桌上的話題也離不開西裝,衣領和他父親囑咐他明天應該做的工作。

Pino explaining different shoulder types to customer

關於剪裁風格的迷思

當被問到Sartoria Peluso的裁剪風格是什麼時,皮諾認為,如果僅以一種風格聞名,那對他來說太“單向”了。

Bo認為這是很值得申明的一點,於是他表達了對“裁剪風格”的深入見解。

“近年來,’裁剪風格’的講法非常時髦,每個人都希望穿上具有某種“裁剪風格”的衣服,這是Cefonelli夾克,這是Dalcuore夾克,這不錯,因為這促進了銷售,人們總希望以某種東西來標榜自己。就像他們想在Anderson&Sheppard夾克中被標識出來一樣。” Bo說。

根據他對Sartoria Peluso的經驗,從開始作為客戶到最終一起合作,他認為這裡有兩種視角:“客戶視角”(如先前所述),還有“裁縫視角”。

Bo表示,作為典型的裁縫,他們不會有這樣(以某種裁剪風格聞名)的想法;他們不會裁剪出一件西裝夾克,然後命名它為“ Peluso夾克”。因為說到底裁縫工作是一項服務,用以滿足客戶需求。作為從事這項工作的要求,你必須能夠做出各種不同的樣式…… 偉大的裁縫必須能夠根據客人的需求做出調整。

關於著名的Cifonelli肩膀,皮諾告訴Bo,這就是寶塔肩(Pagoda Shoulder),這是羅馬裁縫從前常常採用的製作方式。然而一些人決定將其稱為Cifonelli肩。但一個好的裁縫必須能夠裁剪出所有這些東西。

銳利又轻盈

作為Sartoria Peluso的合作夥伴,同時也是他的客戶,Bo分享了Peluso先生的價值觀和理念:Peluso確實具有特別的剪裁風格,但他太謙虛了以至於不願自我解釋。皮諾·佩盧索(Pino Peluso)是一位非常銳利的裁縫,他的裁剪立體有型。這與他的個性有關。 Bo解釋說:“裁縫師傅製作的服裝往往是他們自身的反映。”在那不勒斯的裁縫大師中,皮諾相對年輕且精力充沛(皮諾作為年輕一代也出現在2011年關於那不勒斯裁縫文化的紀錄片「 O’Mast 」之中),因此他的作品富於線條感。

於此同時,Peluso的剪裁保持了那不勒斯剪裁的輕盈感。這主要源於那不勒斯當地較為炎熱的氣候,因此他無法像英國裁縫那樣通過增加結構和額外的填充物來獲得曲線和造型。

第二層肌膚

“技術性”是Bo用來描述Sartoria Peluso剪裁風格的詞彙。致力於打造他所理解的形態,皮諾不願意單純地遵循那不勒斯的慣常裁剪方式。 Bo解釋說,那不勒斯的大多數裁縫由於接受類似的培訓方式,因而也有著類似的剪裁方式。而皮諾更注重建立顧客個人的身體比例。因此,與大部分相對鬆身的那不勒斯夾克相比,Sartoria Peluso做出來的衣服更為貼身。

Pino繼續解釋道,面料與身體剪裁得很接近,但總有幾毫米的距離圍,而這幾毫米是圍繞著身體的,而不是僅僅存在於胸部或者腰部。所有穿著者會感覺好像有第二層肌膚一樣。它一直跟隨著你的動作移動。

矛盾的是,雖然“第二層肌膚”這個說法已經被媒體過分使用,它對於穿著者真正的好處不在於感受服裝,而在於穿著服裝卻感受不到它的存在。

尺寸測量和試身

由於測量時耗時較長,相對的,試身的次數反而節制很多。通常兩次試身,特殊情況三次。 Bo說皮諾曾對他說:“作為一個裁縫,你不應該浪費客人時間,讓客人來拜訪你五、六次來試身,那意味著你沒有做好你的工作。這是在客人身上做成一件衣服,拿客戶當人體模特來用了,這是不對的”。

由於測量時耗時較長,相對的,試身的次數反而節制很多。通常兩次試身,特殊情況三次。 Bo說皮諾曾對他說:“作為一個裁縫,你不應該浪費客人時間,讓客人來拜訪你五、六次來試身,那意味著你沒有做好你的工作。這是在客人身上做成一件衣服,拿客戶當人體模特來用了,這是不對的”。

皮諾表示在他進行第一次試身時,衣服通常已經完成了八成。因為在他用粉筆劃下線條並裁剪之前,他已經將顧客身體的各處比例和各種動作姿勢都考慮在內了。

在面料上作圖

特別的是,不同於通常所見的在紙質模板上先做好圖再裁剪的方式,皮諾會直接在面料上繪製。他表示,使用模板的便利性顯而易見,然而這會為之後的試身留下大量工作。他進一步解釋道:如果使用預先定好的比例裁衣,那麼在試身環節他必須把裁剪出來的面料進一步照著客人的身形重新調整。因此,他選擇先將客人的身體比例考慮周全後直接在面料上繪製的裁剪方式。

對於回頭客,皮諾也不會在之前定制時的模板上做新衣。每次他都會重新測量和繪製。因為他認為人的身體是在不斷改變的。

Pino告訴我,作為那不勒斯的傳統,人們去見裁縫的行為具有它的社交性。在裁縫的店鋪中,客人們不止定做衣服,他們喝著咖啡一邊聊天交談一邊看著裁縫在台子上進行裁剪工作。正是因為這種社交習慣,許多那不勒斯的裁縫沒有必要準備模板 (模板的出現主要是為了方便海外的客戶), 因為客人們總是會親自光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