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SAN | 名匠

Marol的新篇章 — 來自意大利博洛尼亞的襯衫大師

Share:

分享在 facebook
分享在 twitter
分享在 linkedin
分享在 pinterest
分享在 tumblr
分享在 email

人們常說鞋子是一個人首先會被注意到的地方。就我而言,尤其和男性見面時,我的視線通常會先落在對方的襯衫領子上。

如果你有機會去倫敦的國家肖像畫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的17世紀展廳中走走,你會發現所有畫中人最引人矚目的地方正是那些精緻的襯衫領和袖口。

The 1st Earl of Monmouth and his family attributed to Paul van Somer oil on canvas, circa 1617

從16世紀到18世紀,那些歐洲貴族男士們的襯衫與當今最精緻的女裝高定設計幾乎一樣華麗。

即使在18世紀崇尚刪繁就簡的“男性大棄絕”時期,襯衫由於其不可替代的日常機能性,也幸得保留。直到今日,它們仍是男士衣櫃中必不可少的服裝。

直至19世紀中葉,在喬治·布魯梅爾(George Bryan Brummel)和花花公子(Dandy)文化的影響下,穿著白色亞麻襯衫成為了紳士社會地位的象徵。正如艾倫·弗瑟(Alan Flusser)指出的:“襯衫比任何其他男性服裝都更能區分男人的財富和社會階層。”

經歷了數個世紀的時尚變遷,襯衫在現代都市人的衣櫃中從未失去其地位。如今,它更隨著裁縫文化的複興而愈發重要。

9月下旬,我遇見了加拿大前投資銀行家和期貨投資人楊博(Bo),他自幾年前就加入了復興裁縫文化的隊伍。身為剪裁風格愛好者,Bo很快與男士風格作家兼Parisian Gentleman創始人Hugo Jacomet結識。曾拜訪過成百上千裁縫和鞋匠的Hugo是這個領域最為博聞強識的人物之一,他向Bo引介了意大利博洛尼亞的家族經營襯衫製造商Marol。

The entire MAROL family, including Oscar the dog.

如今,Bo已經是Marol 1959的共同所有人和總經理,他顯然擁有自己的策略,將Marol 1959從隱身幕後的襯衫製造商轉變為專注品質的意大利襯衫品牌。

基於Marol在業內的聲譽(他們是Anderson&Shepperd Haberdashery選擇的襯衫供應商),楊博很快推動其成為男裝媒體經常提及的襯衫製造商之一。

Bo Yang

你可以通過一些客觀參數判斷一件襯衫是否製作精良,Parisian Gentleman曾在2017年發表的兩篇有關該主題的文章可以作為參考。基於這些參數,有許多證據讓Marol被列為世界頂級襯衫製造商:從手工剪裁、手工縫製的鈕扣孔到13針每厘米的接縫;全球最優質面料的使用(來自科莫的絲綢;來自埃及和加勒比海島嶼的棉麻產品;以及來自澳大利亞的珍珠母鈕扣)。

但是對於Bo來說,前面所說的品質尚不足以使其成為Marol被懂行的消費者所擁簇的襯衫品牌,他意識到定制襯衫合身性的重要。

因此,自2018年11月起,他開始與那不勒斯裁縫公司Sartoria Peluso進行合作,以滿足客人對完美合身的定制襯衫的需求。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意識到在Marol的戰略下,我的襯衫業務也需要真正裁縫的幫助。因為處於這個級別的客戶需要特定級別的產品。我們的手工藝是首屈一指的,但是襯衫合身的程度也需要首屈一指。而只有與大師級的裁縫一起工作,才能實現這一目標。”

Pino explaining the shoulder structure to a customer during trunk show

正如Bo所解釋的,這種合作形式背後的哲學是:“我不僅在宣傳意大利產品,也在宣揚意大利風格。” 用Peluso的西裝外套搭配Marol襯衫向客戶展示時,如果消費者對此效果感到滿意,他很可能兩件都訂。

“坦白講,尤其是襯衫,看起來很完美穿在身上卻常常難以達到預期的效果。如此好的工藝卻不能展現其魅力,這對我來說真是可惜。因此,他(Pino Peluso)的出現(解決了問題),因為都是意大利人,他可以和我工廠中的女士們交流得很順暢…而最終創作出Marol精工細作的定制系列,我們的顧客也會因此更加忠實。”

Middle: Pino Peluso; Right: Bo Yang

當被問及定制襯衫的本質是什麼時,Bo說:“定制襯衫的基本要素是一件襯衫如何鋪展在你的肩膀上”。

這聽起來或許簡單,但並不容易做到。 Bo告訴我“不幸的是,我們很少是完美的,我們可能會有斜肩,平肩或一邊比另一邊傾斜更多,甚至一邊向前一邊向後,當然這是以毫米為單位。”

這讓我想起了德國男裝作家Bernhard Roetzel對定制襯衫的評論:

“真正的襯衫製造商也要考慮到各種體格特質,例如一側肩膀低或彎腰駝背。他將設法消除或至少最小化這種體格特徵導致的不平整,而且與西服裁縫師不同,他無法依靠借用襯里或填充物,只能從剪裁中著手。”

這是對於技術的要求非常高。正如Bo所說:“從脖子開始一直到肩膀末端,都是一段旅程”。

在他看來,儘管許多人認為自己不需要定制的襯衫,但當一件剪裁完全合身的襯衫落在肩膀上時,這不僅是用來看的,而且是需要去感受的。

Bo透露,當與Pino Peluso合作定制襯衫時,Pino往往會把袖子裁剪很長。 “通常,袖子要比定制西裝外套要長出5厘米(而不是2厘米)”。 Pino補充說:“最少5厘米”。根據Pino的說法,袖口是這麼做的竅訣所在,它必須緊緊圍繞腕部;同時袖口還可以將多餘的面料固定在頂部。因此,當穿著者擺動手臂時,多出來的袖長提供了運動空間。否則動作會受到限制。 Bo說:“這些竅訣可能是出人意料的,但這是定制的真正實質。當然,定制襯衫絕不是繡上你姓名首字母那麼表面的事情,而是讓你在衣服裡可以有更靈活的動作,而這是人們通常所看不見的”。

Bo Yang

Bo告訴我,從2018年11月以來,Marol和Sartoria Peluso合作的Trunk Show在他們訪問的4個國際城市中都取得了相當成功。

想了解更多Marol Bespoke ,Made-to-Measure (MTM) 以及 Made-to-Order (MTO)的相關信息,可以直接將需求電郵至:marol@marol.it